首页> 德甲>新闻详细

从德乙保级队到欧冠冠军,克洛普的执教战术经历了哪些变革?

2020-09-09 00:14:43 克洛普欧冠

改革,这两个字在当今的世界足坛扮演着愈发重要的地位。弱小者需要改革,因为他们必须要找到足以对抗中上游球队的战术策略;强大者同样需要改革,因为仅仅依靠一成不变的战术打法是难以在各条战线走得更远的。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之下,人们对于名帅的定义也发生了潜移默化的改变:那些通过战术改革帮助球队实现战绩回升的主教练才更有资格被称之为名帅。

换而言之,想要在当今世界足坛被公认为名帅,单单拥有辉煌的执教成绩是并不足够的,往往需要具备带领球队实现“由衰至盛”的能力。那么在当今世界足坛有没有这样帮助球队走出困境、最终重获辉煌的主教练呢?答案当然是肯定的,相信不少球迷在看到这个问题时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当今利物浦队的主教练--尤尔根·克洛普。

对于绝大部分利物浦球迷来讲,克洛普在近两个赛季带给了他们太多的惊喜。在上个赛季,红军在这位德国名帅的率领下最终取得了30胜7平1负积97分的成绩,仅仅以1分的微弱劣势落后于曼城夺得亚军。在欧冠赛场上,利物浦则弥补了联赛失冠的遗憾:他们在淘汰赛中先后击败德甲巨人拜仁慕尼黑、葡超豪门波尔图、西甲豪门巴塞罗那,最终与另外一支英超球队热刺会师决赛。

在2019年6月2日举办的欧冠决赛中,利物浦最终凭借着萨拉赫以及奥里吉在上下半场的先后建功2:0完胜对手,夺得了队史第6座欧冠冠军。

时间来到本赛季,克洛普所率领的利物浦虽然在1/8决赛被马德里竞技淘汰,但他们在联赛赛场上达成了队史里程碑:利物浦在本赛季英超联赛中取得了32胜3平3负积99分的华丽成绩,以高达18分的优势领先于曼城夺得英超冠军(如果利物浦没有在收官阶段表现过于糟糕,他们面对曼城的领先优势恐怕会更加巨大)。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是红军利物浦队史的首座英超冠军。

克洛普为利物浦带来的改变立竿见影,几年前的红军还只是一支战绩不稳定的球队,但这位德国名帅用自己对于足球的独到理解帮助利物浦在短短几年间脱胎换骨,成为了当下英格兰足坛乃至世界足坛竞争力最强的球队之一。

如果我们把视野稍稍向前移动,可以发现改革这个词几乎贯穿于克洛普的执教生涯。换而言之,他对于战术的独有理解以及对于改革的决心早在执教初期就已形成,这位德国名帅多年来做的只是在原有的理论基础上进行添砖加瓦而已。

在接下来的篇幅中,笔者将结合克洛普各个时期的详细数据,为各位球迷透彻分析这位德国名帅执教生涯的主要战术体系。

特殊的职业生涯起点

作为一名职业球员,克洛普从来没有征战过德甲联赛。1990年,克洛普成为了德乙球队美因茨的职业球员,并且一直效力到2001年(克洛普在2001年退役)。2001年2月,当时战绩不佳的美因茨选择聘请刚刚退役的克洛普作为新任主帅。彼时的美因茨正处于保级的困苦时期,俱乐部高层对于克洛普的要求只有一个:带领球队留在德乙联赛。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克洛普不仅帮助球队留在了德乙联赛,还让这支从未进入过德甲联赛的球队燃起了升级希望。2003-2004赛季,几年前还在苦苦保级的美因茨在克洛普的带领下取得了34战13胜15平6负积54分的出色成绩,夺得德乙季军,成功获得了下赛季参加德甲联赛的资格。

为什么我们要着重为大家介绍克洛普执教美因茨的这一段经历呢?原因非常简单,作为执教生涯的起点,克洛普的绝大多数战术观以及人员使用策略都是在这一时期定型。与此同时,考虑到美因茨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只是次级别联赛的一支保级球队,因此克洛普执教初期的主导战术往往是稳固防守,他也正是在这一时期开创出一套独属于自己的防守反击理念。这一思路在克洛普之后的职业生涯中得到延续,无论在执教多特蒙德期间还是执教利物浦期间,克洛普在面对一些纸面实力弱于自己的球队时往往愿意主动放低姿态,从而采取更加低调务实的防守反击策略。

阵型选择

2006~2007赛季德甲积分榜

2006~2007赛季,此前连续两个赛季以第11名的成绩保级成功美因茨遗憾降级(当赛季第16名)。2007~2008赛季,克洛普率领的美因茨在德乙联赛中仅仅取得第4名,遗憾错失升级机会。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之下,受到不少球迷诟病的克洛普选择辞职,转而在2008年5月份接受多特蒙德邀请,成为了大黄蜂新任主帅。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的多特蒙德可远不如如今般闪耀。2002~2003赛季夺得德甲季军以后,大黄蜂在接下来5个赛季的表现可谓是一年不如一年:2003~2004赛季,他们最终夺得第6名;2004~2005赛季以及2005~2006赛季,多特蒙德的最终成绩都是第7名;到了2006~2007赛季,大黄蜂的成绩下滑到第9名;时间来到2007~2008赛季,多特蒙德迎来了新世纪最为黑暗的一个赛季,他们在联赛中仅仅只以10胜10平14负积40分的成绩排名第13位。

综合来看,当时的多特蒙德连续多个赛季无法跻身中上游,甚至在2007~2008赛季已经跌落到保级区。克洛普来到球队后并没有充足的人手调配,相反他还需要在短时间内构造起一套耐得起风雨击打的战术策略,帮助多特蒙德重新找回往日的荣光。

首先,克洛普通过当时多特蒙德的人员配置确定主力阵型。这位德国主教练将自己在美因茨推崇的4231阵型继续奉为首选,我们在下面列举的这一份首发名单是克洛普执教多特蒙德时期较为常规的一套主力阵容。在中锋位置上,莱万多夫斯基更多出现在首发阵容中;在中场区域,京多安(也可以是沙欣)搭档本德成为球队的两名后腰,前锋线身后的三名前卫则分别是罗伊斯、格策以及布拉什科夫斯基;在后卫线方面,胡梅尔斯以及苏博蒂奇更多出任球队的双中卫,左右两名边后卫则分别是皮什切克以及施梅尔策。

执教利物浦后,克洛普根据球队不同的人员配置将他所崇尚的整体战术进行了些许微调。首先,他在深思熟虑后将球队的阵型变化为433,处于前锋线上的三叉戟分别是萨拉赫、菲尔米诺以及马内;在中场区域,法比尼奥更多出任球队的单后腰,在他身前的两名队友分别是队长亨德森以及维纳尔杜姆;在后卫线方面,范迪克和戈麦斯在本赛季逐渐成为红军中卫的黄金搭档,两名边后卫则分别是罗伯逊和当红炸子鸡阿诺德。

从阵型来看,克洛普在执教多特蒙德以及利物浦时期的确有所不同。但我们需要强调的是,4231与433阵型在某种程度上本就有共通之处,球队可以通过对于两名边前卫位置的灵活变更在比赛过程中动态调整阵型。当球队处于防守状态下时,433阵型中的两名边锋便可以将自己的位置回撤到中场区域,球队就此变更为中后场横向拦截面积更大的4231阵型;当球队处于进攻状态下时,两名边前卫又可以离开中场转而来到前锋线,4231阵型由此变更为前场人数更多的433阵型。

后防线在组织进攻过程中的作用

克洛普一直是一位崇尚整体足球的主教练,早在执教多特蒙德时期,他便已经开创出一套将门将融入组织进攻中的战术。不过我们需要强调的是,考虑到门将的个人实力不尽相同,克洛普在多特蒙德时期以及利物浦时期对于门将参与进攻的方式也不断调整。

执教多特蒙德期间,门将魏登费勒拥有出色的门线反应以及扑救技术,但脚下技术在一流门将中却难言顶级。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之下,给予这位德国门将过于复杂的脚下处理球责任明显是不太现实的。不过克洛普也不愿意让魏登费勒不经过多调整就以目的性不强的开大脚形式将皮球解围,更多希望他抢在对方逼抢球员到位之前将皮球输送到两名边后卫或者两名边前卫脚下(克洛普在执教多特蒙德期间非常反对门将直接和中卫进行短传配合,他认为这样的小范围配合会给予对方更大的逼抢空间,且导致球队在丢球后没有办法及时补防)。

来到利物浦后,克洛普在俱乐部高层的帮助下逐步开始了对于防线的改造。最让人们称赞的还是引进范迪克的操作,后者在中后卫位置上的表现成为了利物浦能够在多条战线争冠的关键因素。不过除了范迪克,笔者认为对于巴西门将阿利森的引入同样非常重要。与魏登费勒不同,阿利森继承了桑巴足球中善于脚下传控的精神,他在某些时候的处理球意识以及传球精准度甚至不亚于某些顶级后卫。

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之下,克洛普潜移默化下给予了阿利森更多的处理球空间。当这位巴西国门在后场拿到皮球,并不会像魏登费勒一样以更加稳妥的方式将皮球输送到边路,而是会主动和范迪克以及戈麦斯两人之一进行短传连线。对于绝大部分球队来讲,当对手门将和后卫在后场进行长时间传导时,必然要组织前锋上压进行逼抢。这样一来,利物浦在中场以及两个边路堆积的进攻手便侧面获得了更大的拿球空间,一旦阿利森能够抢在对方逼抢球员到位之前将皮球输送到无人区,红军就将在短时间内获得空间巨大的反击机会。

在后卫线方面,克洛普无论在执教多特蒙德还是利物浦时期都拥有一位领军人物。这个人在多特蒙德时期是胡梅尔斯,在利物浦时期则是范迪克。从技术特点来讲,无论是胡梅尔斯还是范迪克都拥有非常出色的身体对抗能力,但他们并非那种纯靠身体进行硬碰硬的传统中卫,而是具有出色出球能力以及场上大局观的现代型中后卫。

相较于胡梅尔斯,范迪克在比赛过程中拿到皮球进行组织的机会更多(克洛普在执教多特蒙德时期并不希望中后卫过多拿球)。不过不管是胡梅尔斯还是范迪克,他们在拿到皮球后都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核心思路:寻找己方在中场位置的进攻核心。需要强调的是,我们在这里所提到的进攻核心并不一定指某一位球员,而有可能是通过合理战术构造出的某一进攻群体。

在多特蒙德时期,他们发动进攻的主要方式就是中轴线上的三名球员--京多安、格策以及莱万多夫斯基(也可以是沙欣、香川真司)。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之下,胡梅尔斯在拿到皮球后不会寻求第一时间转移到边路,而是会借助后腰京多安的回撤在局部范围内进行中路渗透。在克洛普执教多特蒙德时期,胡梅尔斯能否准确将皮球交到京多安脚下成为了大黄蜂进攻能否奏效的关键环节。一旦京多安可以在较为空旷的环境下控制住皮球,4231阵型中前场较多人员配置的优点便可以完全发挥出来,京多安既可以选择将皮球分到边路随后打出边中配合,也可以选择继续以直塞的方式和格策或者莱万进行连线。

克洛普执教利物浦时期的情况发生了一点改变,红军并不是一支非常追求中路渗透的球队。与此同时,他们在中场中路的法比尼奥、亨德森乃至于维纳尔杜姆等人都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组织调度型中场。因此,克洛普逐步改变了他在多特蒙德时期所追求的中路渗透,转而将边路进攻奉为首选。

在当下利物浦的边路,他们几乎拥有世界上最好的一批进攻手。因此,范迪克在拿到皮球后的首个选择方案并不会将皮球交给后腰,而是会积极分往两个边路(既可以以直传的方式交给两名边后卫,也可以以长传打身后的方式交给两名边锋)。即便对手派遣多人前往边路防守,考虑到阿诺德、马内、萨拉赫等人拥有非常强大的个人突破以及团队配合能力,对方防守球员在人数对等的情况下想要限制住他们的发挥是非常困难的。

当然了,足球世界中没有永远奏效的战术。随着利物浦崇尚的边路进攻打法在世界足坛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风浪,不少球队都对于克洛普的这一套战术进行了针对性的限制。他们在某些时候甚至会故意放松对于利物浦中场球员的盯防,从而诱使后卫将皮球送入己方在中场构建成的包围圈。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之下,克洛普也做出了属于自己的战术应对,他发明了一种通过异侧进行牵扯的进攻战术。

如上图所示,当范迪克在后场拿到皮球后,处于左路的马内会配合后插上的罗伯逊进行突然性的前插要球尝试。这样一来,为了限制这两位世界顶级边路球员的拿球,对方整体防线不得不向利物浦左路进行移动,埃及球星萨拉赫所处的右边路便侧面获得了更大的传球空间。范迪克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之下会直接利用自身出色的长传脚法将皮球输送到右边路真空区域,帮助萨拉赫获得局部范围内的从容拿球空间。与此同时,利物浦的右边后卫阿诺德也会进行跟随性的前插移动,红军就此在右路局部范围内获得了2对1的有效进攻局面。

除了后卫发动进攻,克洛普对于边后卫的使用也非常具有特色。执教利物浦时期,他将原先两位籍籍无名的边后卫--罗伯逊以及阿诺德提拔成世界顶尖球员。克洛普在比赛过程中也会积极利用这两位球员的出色脚下技术,让他们积极参与到后场组织中。

无论是罗伯逊还是阿诺德在发动进攻阶段都不会进行过于加速性的前插,他们反倒会积极落位到后防线平行区域,作为范迪克的有效接球人。我们假设罗伯逊率先接到了范迪克的传球,这时利物浦队的单后腰法比尼奥便会积极将身位拉到边路协助这位苏格兰边后卫进行组织疏导。为了弥补法比尼奥离开后腰区域所出现的局部真空,右边后卫阿诺德就会将自己的身位前提到中场,成为一名相对意义的中场组织官。

从数据来看,阿诺德绝对有能力成为利物浦在中场区域的一名组织者。这位英格兰小将在2019~2020赛季完成了74脚关键传球,排名全英超联赛的第5位。与此同时,他的创造绝佳机会次数以及场均传球次数都可以排到同位置所有球员中的前列(一共创造了18次绝佳机会,排名同位置所有球员中的第1位;场均传球次数为64.2次,排名同位置所有球员中的第3位)。

就组织能力来讲,皮什切克以及施梅尔策很明显难以达到罗伯逊、阿诺德的水准。因此,克洛普在执教多特蒙德时期给予他们的定位就是在由守转攻过程中为球队提供阵型上的宽度,让持球后卫能够在第一时间寻找到稳定的边路接球点。

如上图所示,阿诺德以及罗伯逊在过去三个赛季的场均传球次数分别为59.1次以及65.3次。反观皮什切克以及施梅尔策,这两位球员在2012~2013赛季、2013~2014赛季、2014~2015赛季的场均传球次数只有39.9次以及37.6次。可以发现,阿诺德以及罗伯逊的场均传球次数远高于皮什切克以及舒梅尔策,即便拿来和某些中场进行对比,阿诺德以及罗伯逊也不遑多让。

克洛普对于组织进攻不同的思路从多特蒙德和利物浦的场均控球率对比也可以得到明显的体现。如上图所示,多特蒙德在2012~2013赛季、2013~2014赛季、2014~2015赛季的场均控球率分别是54.1%、52.8%以及53.2%。到了克洛普执教利物浦时期,由于中后场球员能力较强,可以胜任在局部范围内进行短传控制的重任,红军的场均控球率得到了明显的提升。他们在2017~2018赛季的场均控球率达到了57.9%,在2018~2019赛季的场均控球率达到了58.5%,本赛季的场均控球率则上升到了58.8%。

中场职责

通常来讲,利物浦在中场区域的三人组分别是亨德森、维纳尔杜姆以及法比尼奥。了解这三位球员技术特点的朋友们应该知道,他们三人并非那些具有突出进攻能力的组织型中场,利物浦更多的进攻战术还是需要靠前场三叉戟以及两名边后卫来完成的。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之下,亨德森以及维纳尔杜姆在比赛过程中更多的职责往往放在防守当中,他们会被克洛普要求在两名边后卫高度压上后弥补他们的身后空档。

人们总是会称赞阿诺德以及罗伯逊出色的助攻能力,他们在近两个赛季已经成长为世界足坛最为顶尖的两名边后卫。但我们在夸赞他们的同时也不要忘记在他们身后保驾护航的亨德森以及维纳尔杜姆,没有这两位球员在比赛过程中的拉边补防,罗伯逊以及阿诺德高度压上后所暴露的身后空档将会成为不少球队的针对反击点。

利物浦单后腰的中场三人组站位决定他们在防守过程中拥有较为广阔的横向拦截面积,对手如果想要利用小范围传递快速通过中场是不太现实的。但这一优点在多特蒙德时期没有办法得到体现,那时克洛普所尊崇的4231阵型在防守过程中需要更多依靠两名后腰的发挥,但京多安以及本德两人很难将防守面积覆盖到整个后场。

从技术特点来讲,本德跑动能力较为优秀,他对于边路的补防往往能够做到“及时”、“有效”,但另外一名后腰--京多安的跑动能力相对要弱了不少。换而言之,我们不能将京多安单一视为一位负责防守的后腰,这位德国球星更多的能力体现还是在出色的传球脚法以及卓越的场上大局观上。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之下,为了保证京多安能够在比赛过程中起到调动全局的责任,克洛普不会命令京多安进行不太适应的左右移动,而是会更多将他的位置固定在中场中路。

多特蒙德时期的双后腰搭配有点像曾经米兰中场的黄金搭档--加图索+皮尔洛。不少球迷看到这里可能会有一点疑惑:即便在巨星云集的AC米兰,皮尔洛身旁也有加图索、安布罗西尼两人进行保护,多特蒙德仅依靠本德一人如何实现稳固防守呢?答案非常简单,仅仅依靠本德一人是没有办法保证后场防守的稳固性的,作为一名对于防守质量非常重视的主教练,克洛普也给出了自己的应对方案:他减少了边后卫插上的力度,要求尽最大程度避免两名边后卫同时前压。换而言之,当一名边后卫插上助攻后,另外一名边后卫必须停留在中场后腰区域,协助本德组成拦截线。

前场发动进攻的方式

球员特质的不同直接导致两支球队在前场发动进攻的方式也截然不同。执教多特蒙德时期,克洛普在皮球通过半场后依旧会坚定选择沿中路展开进攻。当京多安将皮球疏导到对方防守腹地时,多特蒙德中前卫格策身位灵活的特点便有了更多的用武之地。这位德国球星在京多安拿球后不会固定于某一点进行要球,而是会在对方后防线之前进行反复的横向移动,侧面搅乱对方的整体后防站位。

格策的反复横向移动不仅搅乱了对方后防线的整体站位,还让后卫们将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他的身上,从而忽视了对于京多安的盯防限制。当京多安和格策一同出现在弧顶区域时,对手后卫线只能进行非常被动的上压,以图封堵限制京多安、格策的进一步持球操作。这样一来,京多安与格策的拿球空间的确减少,但多特蒙德的主力前锋--莱万却可以侧面获得更多的跑动空间。与此同时,当京多安以及格策在外围控制住皮球,多特蒙德的两名边锋也可以积极内收到中路,协助莱万多夫斯基组成更加具有层次感的包抄体系。

与多特蒙德不同,利物浦是一支非常侧重于边路进攻的球队。我们以红军的右路进攻为例,当阿诺德助攻到前场后,他会与右边锋萨拉赫组成以多敌少的有效进攻局面。与此同时,正如我们前文所说,红军中场之一的维纳尔杜姆会在比赛过程中及时移动到右边,保护阿诺德与萨拉赫身后的空档。当萨拉赫和阿诺德在进攻过程中没有后顾之忧,他们的脚下盘带技术以及小范围配合意识便有了更多的展示空间。

众所周知,利物浦的中场算是他们三条阵线中最薄弱的一环,而边锋以及边后卫则是他们星光最为璀璨的环节。有了这样的人员基础作为背景,人们总是会想当然的以为利物浦所有的进攻都是在边路发起的。其实这种思路是完全错误的,利物浦中场的出球能力虽然没有达到顶尖水准,但克洛普也开创出一套独有的进攻方案:利用中锋回撤增加中场的组织能力。

菲尔米诺算得上是当今世界足坛的一个“异类”,作为一名知名度较高的中锋,他并不以进球数闻名。这位巴西现役国脚本赛季的英超进球数只有9个,甚至不如某些保级队的前锋。但之所以菲尔米诺依旧能够跻身世界顶尖中锋行列,便是因为他拥有无私奉献的精神以及堪比顶级中场的组织能力。菲尔米诺在2019~2020赛季英超联赛中创造了10次绝佳进球机会,排名同位置所有球员中的第4位。与此同时,他的助攻数、场均关键传球以及场均传球次数都能够排到同位置所有球员中的第1位。

菲尔米诺如何在进攻过程中起到组织疏导的作用呢?一个非常明显的体现就是大幅回撤。上面这张图片是菲尔米诺在2019~2020赛季的热点图,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位巴西球星在中场活动的时间甚至比在禁区内活动的时间还要长。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菲尔米诺善于回撤的特点尽力弥补红军中场进攻能力不足的缺点,也可以侧面激发马内、萨拉赫这两位边锋的进球能力。

如上图所示,当菲尔米诺回撤到中场拿到皮球后,势必会吸引对方1~2名中后卫整体上压。这样一来,当他将皮球交到边路插上的边锋或者边后卫脚下时,对方在点球点附近的防守便会出现瞬息之间的真空区域。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之下,克洛普并不会要求菲尔米诺在分边以后迅速插回禁区进行包抄(这样会导致球员体能消耗过大,进攻战术无法持续),而会命令处于异侧的那一名边锋内收到禁区中路进行包抄。克洛普这一套战术既合理发挥出菲尔米诺善于组织调动的特点,也弥补了中场出球能力不足的缺点,更让萨拉赫以及马内出色的射门脚法有了更多的用武之地,可谓一箭三雕。

正因为这样的战术,利物浦阵中进球数最多的往往是他们的两名边锋,而并非是正印中锋菲尔米诺。利物浦对于边路传中的依赖在当今世界足坛早已人尽皆知,他们在过去三个赛季的场均传中数分别是20次、19.2次以及24.1次。这一项数据比多特蒙德高出许多(大黄蜂在2012~2013赛季的场均传中数为17.8次、2013~2014赛季的场均传中数则为15.9次、2014~2015赛季的场均传中数则为15.8次)。

防守战术解析

说起克洛普在防守端方面的战术改革,相信不少球迷一定会不约而同的想起这位德国名帅非常推崇的一大战术--高压逼抢。简而言之,所谓的高压逼抢战略就是在丢球后迅速组织起前场拦截线,在短时间内对于对方的持球人形成多面围抢,以图达到快速断球从而发动反击的目的。高压逼抢战术如今已经成为了不少豪门球队的首选,这一种战术虽然也会被诟病为过于冒险,但在绝大多数时候能够实现主教练“以攻代守”的核心思路。

我们先来介绍一下利物浦队的高压逼抢策略,对于边路非常重视的克洛普在高压逼抢战术中也会给予两名边锋非常重要的职责。总体来讲,如今的红军更加强调带有十足韧性的“封堵路线战术”。如上图所示,当对方后卫控制住皮球后,中锋菲尔米诺会首先快速向前靠近,封堵住对手的中路传球路线。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之下,对方持球后卫只能无奈选择将皮球输送边路。就在这时,克洛普对两位边锋安排的独到战术便能够发挥关键作用:丢球以后,克洛普不会要求萨拉赫以及马内在第一时间协同菲尔米诺冲向对手持球人,而是会命令他们两人分散到两条边路,切断对手由中后卫向边后卫的传球路线。

“围而不抢”是利物浦高压逼抢战术中非常关键的环节,既有效避免前场球员因为过多无谓的奔跑消耗体能,也让对方的出球处处充满限制,无法做到点对点精确传递。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之下,对方的持球后卫迎来的只有两个结局:一,因为缺乏传球路线被菲尔米诺形成抢断;二,为了避免传球被断选择漫无目的的开大小解围,皮球重新回到利物浦控制下。

克洛普在多特蒙德时期所奉行的逼抢策略则有略微的不同,他们所采用的战术是以莱万多夫斯基为核心主导的。如上图所示,罗伊斯与布拉什科夫斯基不会第一时间切断中后卫向边路的传球路线,而是会等待中锋莱万多夫斯基给对方的两名持球中卫施加足够的压力,迫使他们将皮球转移到无人防守的边后卫脚下。有的朋友看到这里可能会非常疑惑:为什么克洛普不强调将逼抢区域放置在中路,而允许对方的中后卫以非常轻松的姿态将皮球转移到边路呢?原因非常简单,中路毕竟是较为广阔的区域,想要在短时间内组织起合围态势较为困难。而边路就完全不一样了,边线是多特蒙德一道天然的逼抢屏障,大黄蜂可以用更少的人数实现更加全面的逼抢策略。

当对方边后卫拿到皮球后,多特蒙德会采用一种看上去非常冒进的逼抢策略,即放弃某些区域的防守布阵,转而将大部分防守人员集中于对方持球区域,进行高强度逼抢。这种逼抢战术的优缺点都非常明显,优点就是可以极大程度提高逼抢成功率。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这一种逼抢战术的缺点也同样是多特蒙德难以承受的:如果倾尽全力组成的拦截包围圈依旧没有限制住对方的传递,反而被对方将皮球成功输送到己方防守的薄弱区域,那么大黄蜂的后防线乃至于球门将彻底暴露在对方球员面前,丢球概率将大大增加。

结语

尽管克洛普在多特蒙德时期所取得的成绩不如当下,但我们并不能因此就否认克洛普在德国足坛所取得的成就。恰恰相反,这位德国名帅执教生涯中的一系列关键战术以及对于球员使用的核心思路都是在多特蒙德时期形成体系,如今他在利物浦所做的只是将这一套体系尽可能完善而已。

相较于瓜迪奥拉的极致进攻、穆里尼奥的极致防守,克洛普所奉行的战术则显得更加平衡。需要打开局面时,克洛普的球队也可以展现出前场华丽的短传渗透以及边中结合;需要稳定住局面时,克洛普的球队也可以在高压逼抢以及收缩防守两个战术之间从容切换。简而言之,克洛普代表了当今世界足坛另一大战术潮流--开放包容、海纳百川。他并不会排除任何对于己方有效的战术,只求以更加贴合比赛进程的形式取得理想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