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德甲>新闻详细

小学生们“宫斗”起来到底有多狠?

2020-10-29 09:05:26

“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我仍未知道,那天把我团建时调侃老板的事告诉老板的人是谁。

但我知道,同事的队伍里肯定出现了一个工贼,而且十之八九是当时我的小领导。

多数人在社畜生涯里,想必都碰见过几个手握小权的“工贼”。

他们看似与广大打工人站在一起,实际上满脑子的统治者思维。

拉帮结派,打压异己,暗箱操作.....官场的勾心斗角在职场上向来屡见不鲜。

而厌倦了这些的人,或许会怀念那貌似单纯浪漫的学生时光。

可真要是把学生时期的记忆翻个遍,你可能会发现:

早在“工贼”之前,“班贼”就已经闯进了你的生活

一些深谙权谋之道的班干部,早已将读书的场所,打造成了一个个模拟官场。

更有趣的是,你或许以为如今的小学生们,是新时代的洗衣粉新时代的人。

然而如果你愿意拿出几分钟时间,去百度班长吧、班委吧走一走瞧一瞧,就会发现:

虽然他们小时候看的是喜羊羊大战灰太狼,你小时候看的是汽车人大战霸天虎。

但只要人人信奉权力至上的社会文化不变,你们终究会成为一代人。

1.小学生们的模拟宫斗人生

百度贴吧里的班长吧、班委吧和班干部吧,堪称观察当代“班贼”的绝佳窗口。

和上学时只是盯着几个班委不同,班委班长吧汇聚了全国的班干部。

当观察个体数量倍增,那种官场的倒影也就越发清晰可见。

在贴吧里,身陷权力泥潭里的中二少年主要分为两种:

A类,是老师的工具人,用于跑腿搬书做Excel表格,没有权力意识。

他们每天都非常劳碌,没有时间学习,还会因为一点小错就被训斥。

看似身兼多职,但其实都是弼马温一样的职位。

比如身兼数学书法礼仪课代表,和奇怪的小组长和执勤员——

看似人上人上人,能力全面,实则工具人而已。

换作职场,你一定想到了那些拿着一份工资,干着三五个人活的职场老黄牛。

权力之于他们,几乎只意味着负担的一面。

而在坐享权力甜头的上位者看来,这种人——

真好使。

请继续你的阿里行为。

至于与权力运作伴生的阴暗面,更是让这种人苦不堪言。

早已被驯化成按规则行动的螺丝钉的他们,实在难以对付这些明显超纲的破格行为。

而在现实的官场里,这种人也很常见,多见于国企副科—正科级别的小领导群体中。

他们的时间,大都用于帮领导撰写修改PPT和演讲报告。

而他们的人生理想,最终宿命是和飞天茅台一起蒸发在包厢中。

B类,是萌生了权力意识的统治者预备役,对自己的定位是宰相,一人之下,全班人之上。

《独裁者手册》一书里提到,统治者的根本目的,是要维护自己的统治。

不论是用所谓的做好事博取民心,还是用暴力的手段令人屈服,胡萝卜和大棒,本质上都是维护统治的手段。

那些萌生了权力意识的班委,虽然不一定有上面的自觉,但在行动上,已经不知不觉将其当成了自己的精神纲领。

他们通常身居要职,比如班长、纪律委员、团支书等。

虽然本质上依然是学生,但有了这些头衔之后,他们的自我定位就是管理岗了,而非一线工作人员。

一句话,个个都是“五道杠”的精神传人。

他们有着强烈的权力意识,只对上级权力中心(老师)顺从,当干部就是为了维护自己对同学的统治地位,并享受当中特权带来的优越感。

面对同学,他们只想要制订出史上最严苛班规,想通过“惩罚”的方式让同学臣服于自己:

这种严苛并非口嗨,在落实的时候,他们往往更不留情面——

哪怕只是迟到了四十秒,哪怕这位同学平时和他还是不错的朋友,但他们只要手握班长权力,就绝不会“食言徇私”,一定要抓着对方辫子往死里拽。

劳力士尚有三十秒的日误差容错,但班委没有:

从班级治理的大局观来说,A类班委像是碌碌无为的清官,B类班委更像是能干的贪官。

前者人畜无害,一毕业后就会被同学遗忘,而后者往往才是能被载入史册的狠角色——

直到毕业后十几年过去,依旧有十几万人在追骂学生时代的傻逼班委:

曾经有人问过我,他十分不解:

为什么这些孩子这么小,这么普通,但在当上班委会后却可以这么讨厌?

我当时立刻建议他去看了一部纪录片,叫《请为我投票》。

2.班干部竞选背后的厚黑家长

《请为我投票》讲述了三个小学生竞争班长职位的故事。

为了竞选成功,每个学生的家庭都竭尽所能为孩子出谋划策,希望孩子可以赢在这场竞争的起跑线。

但正是这些家长自以为“丰富”的人生经验,把本来对权力一无所知的孩子们,楞生生改造成了班贼中的班贼——

影片的第一幕里,一个人问小女孩:

“什么叫民主啊?”“啊?”“额,不知道,什么意思啊。”

“什么叫投票?”“额,投票,投票...”

在这样一番对话过后,是学校老师向全班同学宣布:

“今年我们的班委选举制度变成了民主投票,不再是老师决定谁当班长,而是由每个同学们自己投票,选出你们心目中的班长。”

而站在最右侧的候选人,正是片头始终无法回答什么是民主,什么是投票的小女孩。

站在小女孩旁边的,分别是小胖和罗雷,他们那时也不懂到底什么是民主,什么是权力——

“班长嘛,就是权力,权力就是我想让你站起来你就站起来,我让你坐下去,你就得坐下去。”

说这话的人正是小胖,所谓童言无忌,讲完后他还又问了问亲爹:“爸,那除了权力,到底啥是民主啊?”

他爹想了想说:“人民当家做主,就是民主。”

看到没,区区四两,就拨走了千斤智商。

由于对话过于荒诞,看到这段以后,我就开始觉得小胖和他家人有点不简单了。

果不其然,接下来的竞选里,小胖第一个开始黑化了。

在班委吧里,有一种人很常见,他们为了得到权力经常不择手段——

经典桥段有卫生委员为了上位,为全班同学写作业写卷子,做牛做马最后却被关系户倒插一脚的戏剧性情节:

而在片子里,小胖的家长也是深谙此道,从一开始对小胖的班长之路就有着清晰定位:

如果不能提高自己,就优先击垮对手。

3.一切都是模仿

最先被小胖盯上的猎物,是候选人里本想通过舞蹈展示才艺拉票的女孩。

按照母亲的指示,小胖先是用“帮助我竞选成功,我让你当副班长和纪律委员”为大饼,忽悠来了两位小弟。

他们一起在女孩练舞的舞蹈室外偷偷监视,摸清楚女孩的表演流程,并且制定作战计划:

在才艺展示的那天,女孩刚上台,小胖就带着小弟一起狂呼“小菲小菲,打倒小菲!小菲小菲,打倒小菲!”

三人成虎。

不到两分钟,整个场子都被这三个哥们躁起来了,于是大家不约而同一起高呼起了:

“小菲小菲,打倒小菲!”

就连之前对小胖颇有防备的竞争对手罗雷,此刻也喊得非常快乐: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小菲的心态迅速崩塌,忍不住哭泣。

不光是她,还有班级上其他几个女孩子都不约而同哭了起来。

你以为事情就这么简单吗?

不,小胖还有一个父母传授的计中计。

见小菲一哭,他立刻派出了此前准备好的狗腿2号,流出眼泪,哭着去给老师道歉,承认刚刚的一切都是自己犯下的错,希望小菲可以原谅自己:

待时机成熟,这是终于轮到了小胖出场。

“徐小菲,我代表罗雷向你道歉。”

说这话时,小胖完全是一副没事人的嘴脸,好像刚刚的一切都是罗雷和小弟们所为,而自己,反倒成了小菲受伤后第一个出面协调的人。

在老师赞许的目光下,小胖胸前的红领巾不由更鲜艳了起来。

因为情绪受到创伤,小菲在接下来的演出中状态严重受挫,匆匆表演后便下台,此后的竞选中也再无热情,最后落选。

整个过程中,作为班级的监督者,老师并没有真正意义上惩罚过罗雷和小胖,反倒成了带头打破规则的人。

她就像个永远不会打开的意见箱一样,代表着程序正义,却根本不执行正义,这种Bug同样经常出现在官场当中。

而在现实里,像小菲这样的老实人同样悲惨:

哪怕竞选成为了班长,但只要班主任偏爱曾经军训时的临时班长,她就永远不会被老师当成班长使唤,最后反倒成为被班级边缘化的人:

以上整套操作,小胖行云流水完成后,当晚便回家完整汇报给了父母。

知道他击败小菲后,一家人都笑的很开心:

而另一边,作为头号竞争对手罗雷,发现小胖居然战术玩的这么脏后,也按奈不住了——

最早他说自己要参加竞选时,爸妈一直在问他需不需要帮助,他全程拒绝,并表示:

“我就要靠实力,不要靠技巧,让大家爱怎么选怎么选,这样才公平。”

结果回过神发现,小胖不但暗算小菲,还在私下放出“罗雷爱打人”、“是暴力狂”的负面宣传后,他意识到小胖是个狠角色。

于是接下来,罗雷不得不低头向爸妈求助,在爸爸“早知道你有今天”的注视下,进化成了钮钴禄氏·罗雷。

而在此之前,小胖还曾经告诉罗雷,他两之间不仅是竞争对手、更是永远的好朋友,还骗罗雷投票时会给他投一票。

这种假面朋友,背地里疯狂向老师举报朋友,算计对方的行为,在班委吧也是屡见不鲜:

在爸爸托关系的安排下,罗雷得到了一次免费带领全班同学一起去坐高铁的机会。

那天,罗雷拿着大喇叭走在队伍最前面,神采奕奕:

只有小胖苦着一张脸,在车厢里对着玻璃发呆。

上车后,他本想行使权力让同学坐下,结果处于高度兴奋中的同学根本没有听他讲话,完事还狠狠瞪了他两眼。

这种没事非要为了显示权力而找事的行为,和专挑同学午睡时间发通知的憨憨班委如出一辙:

打那时起,小胖的脸上就再没了笑容,每天在班里都是一副愁云惨雾的样子。

那之后小胖也想了许多阴招,比如派狗腿子监听同学讲话,统计自己的支持者并私下谈话反复洗脑;

让狗腿四处打探其余两名竞争对手的缺点,整理了满满一大摞缺点本;

他家人甚至还会提前教会他诡辩技巧,天天在家练习如何和罗雷辩论等等....

但这一切心机与期望,最终都在竞选当日化为泡影——

那一天,罗雷爸妈给在场所有同学准备了小礼物贺卡。

在这场权谋与金钱的较量里,罗雷唯一的优势就是撒钞能力,用实践证明了利益关系才是决定性的力量,面包终归还是比大饼好吃:

在纪录片播出后不久,主人公中家长中的一位看到后心里十分不是滋味,还曾经要去过导演停止发布这部纪录片。

至于为什么不爽,估计每个看完后的观众心里都懂。

有人说这是一出闹剧,是因为孩子不懂事,人性本恶罢了,但事实截然相反——

小胖的脏套路,是爸爸妈妈教的;

罗雷也曾拒绝过爸妈的帮助要公平竞争,却因为小胖的恶行而放弃了底线。

在这场小学班干部选举漩涡中,风暴中心的不是孩子,而是大人。

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现实里上演,并投射到了网络上。

在闲鱼和淘宝上,搜索“班委+竞选”,真的能找到往届学生会主席、自诩校园班委天才的选手,他们一对一在线授课,还会出售相应的竞选模板:

如果说竞选班干部的初衷,是希望孩子间可以民主选举出他们认可的头目。

那么家长与第三方的介入,无疑直接打破了理想情况下的公平与民主。

家长总会有一种“以我的阅历,帮助孩子竞选班委不过是杀鸡焉用牛刀”的错觉。

却殊不知杀鸡用牛刀,拿政治家军事家来类比班长纪律委员,本就是一种错位的荒诞。

人类的本能是模仿,小孩模仿大人,大人模仿阶级地位更高的人——

在这样一重又一重的模仿下,其实无形间官场文化早已走出官场,融入到了现实每个角落。

在模仿的过程中,孩子们将领导干部和少先队长这两种角色对号入座。

当官僚的思维方式固化在脑海中后,哪怕毕业后走向职场,他们一样会代入进官场文化中。

最终,再把这种思维循环传授给下一代,子子孙孙无穷尽也被安排上权力烙印:

我不禁想起《看上去很美》里,那个不想在规定时间吃饭拉屎,敢于反抗小红花评选制度,并放弃了进入“红花会”而逃离幼儿园的方枪枪。

   

然而逃离幼儿园后,方枪枪却发现成人的世界里虽然没有小红花,却有更加夺目的“大红花”,他只能陷入迷惑,无处可逃。

如今,方枪枪们迷惑依旧,“五道杠”走过的路却依然熙熙攘攘。

同处一个社会之下,机关单位与小学、幼儿园的运行规则,虽然不会完全相同,但必然有相似之处。

如果想要终结这种官场文化恶性循环,就必须在某一个模仿的环节进行打断——

或许,只有当大人们不再需要靠着投机主义活着时,小学生们也就不会活得像他们一样了。

THE END

本文作者

碳酸狗

此刻290斤,希望下次发文280斤

长按二维码关注蹦迪班长

一起Disco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