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德甲>新闻详细

跑比赛的马到底有多惨?

2020-10-29 18:23:30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公众号“beebee公园”(id:wastepark),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几乎每场赛马跑完,都有马会流鼻血。

这很显然不是因为上火干燥或者挖鼻孔造成的,而是马在全速疾驰时肺部毛细血管破裂导致的。

马的身体结构决定了气血屏障没法承受太高的压力。同样剧烈运动,马的血压比其他物种高两三倍。

骑师为了取得更快的成绩,马就得冒着分秒间血管破裂的危险狂奔。

顶级赛马中,马心跳次数每分钟可能超200次,肺部细小毛细血管的血压变得非常高。

许多毛细血管或更大的血管破裂,血液就会从鼻孔中流出来。

马在赛后流鼻血,通常需要6个月时间休息,才能参加下一场比赛。

《马兽医杂志》一项研究发现,在两次赛后检查中95%的马肺部出血,却没有效的治疗方法。只要一匹马继续受训练和参赛,肺部就不可能愈合。

赛马不仅让马流鼻血,也会直接收掉马的命。

人在追求竞速极限的旅程中,只盯着更快更高的目标,以致于连自己的命都不在乎,更何况一匹马?

人类史有一半在讲述如何追求刺激惊人的竞赛,而另一半写着这些竞赛背后的付出有多残忍。

网友恶搞拿着电击器的达伦威尔

澳大利亚传奇练马师达伦·威尔(Darren Weir)就是其中一人,他最近过得很不开心,因为他正面临虐待动物等多项指控。

威尔出生于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乡村马利区的贝里威洛克,15岁就辍学开始了驯马生涯。

2005年,他第一次赢得乡村大赛冠军,从此踏上传奇制胜之路。

威尔是第一个赢得墨尔本练马师大赛冠军的乡村练马师,随后连续五届获得冠军。

威尔职业生涯里总共取得三千多场胜利,训练出36匹小组第一冠军马。

他一个赛季训练出来的获胜马,比第二名多出92匹。

威尔现在名下有614匹马,还不包括那些没命名的马驹。他有3个训练基地来配套训练这些马。

达伦威尔生涯成绩

完全可以说,整个澳大利亚威尔最懂练马。

但最顶尖的练马师也会陷入难题,追求竞速成绩的残酷训练与动物保护之间永远有一条无法调和的鸿沟。

很显然威尔向成绩投诚。而在维多利亚州,不小心对待动物很容易变成违法行为。

警方在2018年秘密监视威尔某训练场,并拍下了威尔训练时虐马的镜头。并于2019年10月提起诉讼。

威尔此时正处于指控中,比赛也被暂停。他将于今年11月19日回到法院,出席他虐待动物的听证会。

有记者顺势总结,盘点了威尔历年来遭受的相关处罚。

从2001年开始到2018年,威尔至少遭受了12次的处罚或者停赛。

其中包括多次疑似给马注射违禁药品,让马保持兴奋,掩盖痛苦。

人类不仅自己比赛时滥用药物,也推己及动物。赛马时来一针,算是某些人墨守成规的公开秘密。

药物能让马兴奋,也会让马肺出血。

比赛时马匹体内不能有任何违禁药品成分,但每年都有数百种新药物出现,所以检测方防不胜防。

威尔面临的最新指控,是被人怀疑用跳汰机电击来训练马匹。

跳汰机是电击设备,类似马中泰瑟枪。

在澳大利亚赛马行业里,跳汰机长期用来电马,让马跑得更快。

比赛时电击马

直到实时监控普及,能同步观看更多比赛细节之后,比赛中跳汰机的使用才大幅降低。

比赛虽然不用,但训练时仍然少不了。

练马师连同骑师,用跳汰机在马身上建立痛苦与速度的条件反射。在训练地中,不清楚马有多少激情,但人类一定满怀激情。

跳汰机只是残酷训练马匹其中一项,练马师在训练时会变换技巧。

绑住马头马腿,剥夺食物和水,收紧马的鼻带,以及在靴子下放大头钉和化学刺激药品。

给马用舌结是最常见的做法。从十八世纪以来,一直在用这个方法。

舌结步骤

舌结是用松紧带,袜子或者皮带绕过马舌根部,绑在下颌。

比赛用舌结是为了更好控制马匹,通过缰绳对马施加压力,马感觉舌头不舒服,从而被迫顺从骑师指令。

用舌结不受监管,绑多紧多久都由练马师决定,不需要参考兽医的意见。

残酷训练体现在多方面,除了直接对马施加刺激性训练,还有软禁。

人不能独处太久,马也是。

训练期间,大多数马每天都被关在狭窄马厩里长达22小时。这期间,除了训练就是训练。

为了比赛,扭曲了马匹的自然行为。

马天性适合放养,长期被关,就会出现不正常的行为。

马会受不了而开始咬木头吸风,或者开始编织,马头不断左右摇摆。

长期下来,就容易导致身体疾病。

无论什么事一旦过度,就容易出事。

残酷训练出来的马匹,比赛时要么跑完流鼻血,要么躯体不支倒地身亡。

根据赛马俱乐部伤亡数据库统计,2018年美国有493匹纯种赛马死亡。据《纽约时报》报道,2018年美国赛马场每周有近10匹赛马死亡。

在大多数此类灾难性事故中,都会在悄悄在屏幕上滚动一条不易察觉的消息,并在马匹摔倒的地方直接实施安乐死。

事故死亡大多数是因肢体受伤,有时也伴随着呼吸系统,消化系统和多器官系统疾病。

很多赛马都在骨骼系统尚未完全发育之前进行训练和比赛。

“很多人在2岁和3岁左右开始骑马,根据马的骨骼生长时间研究,这些马至少5岁半骨骼才算成熟。当然,身材高大的马需要更长时间。”Den Bennet博士说。

根据2002年《马的实用解剖学和解剖学》研究,纯种马腰椎体的软骨,平均6-9岁才会完全长成。

这意味着过早骑行和训练马,会让马匹背部受损,脊椎生长板移位,带来疼痛以及持久的伤害。

过早消耗马匹,也更容易在比赛时出现意外,要么死亡要么受伤。

受伤的马匹要恢复状态再度参赛,需要很长时间以及高昂的医疗费。

马主也不太愿意支付这些费用,不能继续饲养一匹带伤的马,这很有损利润。

尽管所有生命终点都指向死亡,但死亡形式的差异,代表生命在群体中获得尊重的程度。

受伤马匹在这点上,可以说毫无尊严。它们最后归宿,就是被送进屠宰场,做成马肉贩卖。马主就从最后一笔买卖中获取最后的利益。

屠宰马

据《福布斯》报道,有超过10,000匹赛马被作为马肉销售给外国。

比赛马匹的一生,是为人类鞠躬尽瘁的一生。

能者多跑,得了冠军可能换来更好待遇。

还得小心不能负伤,否则不知道会出现在哪个国家的哪张餐桌上。

关于赛马一生,刚开始了解很愤怒,但越想越不对。

社畜的生活,又何尝不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