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德甲>新闻详细

《金刚川》:一场有关国产电影工业化进程的“极限挑战”

2020-10-30 16:07:53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Vlinkage(ID:vlinkage)。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70年前,英勇的志愿军们不惧炮火,以一腔爱国热血和血肉之躯为国人换来了今日的幸福生活,由于题材的稀缺性以及这个承载了诸多情感的时间点,《金刚川》在上映前就被无数人看好或许会是今年贺岁档之前的“最后一张王炸”,况且无论是管虎、郭帆、路阳的导演阵容,还是张译、吴京、邓超、魏晨的演员阵容,在号召力方面都十分硬核。只可惜,虽然上映4天票房破4亿的成绩已经算得上亮眼,但这颗“炸弹”却似乎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响”。时间紧、任务重,一开始就以挑战工业化极限为目的的《金刚川》,它的失败与伟大究竟都在哪里?

打破主旋律思维定式,真实小人物带来情感共振

《金刚川》的背景故事取材于真实的历史事件,1953年7月,抗美援朝战争接近尾声,我军发起了反击的金城战役,金刚川则是到达金城的必经之地,水流湍急的河面上,大桥被美军炸毁,为了让大部队在指定时间到达金城前线,志愿军战士不得不在敌军的炮火中一次次重新架起桥梁。

这个故事本身并不复杂,回避了“大全景”思路和正面战斗,把重点放到了侧面战场一道桥梁上半天内发生的事情,别出心裁的采用了多视角叙事的模式,让该片的格局更加立体丰满,不同方位、不同视点发生的内容如同一张严丝合缝的网环环相扣,互相呼应、互相补充,使得观众的视听感官被最大程度的延展,加强了整体战争氛围的沉浸感。

同时,在角色塑造方面,《金刚川》也打破了主旋律思维的定式,三位导演既没有喊口号式的煽情,士兵们也没有强行“高大全”的情况,方言元素的加入让每个人物都生动真实,角色之间“与子同袍”的关系更是处理的细腻,人性化。

例如张译饰演的张飞和吴京饰演的关班长,两人一个“痞”中有勇,一个畏缩谨慎,一文一武的鲜明反差带来了动人的戏剧张力,影片中用了大量的篇幅来充实两人之间情义的重量,在危险的战争中,他们争相把对方挤到更安全的隐藏炮位,张飞把下属递给他的烤玉米,特意留给关班长……,正是这些细节的铺陈,才让最后残酷的牺牲与观众形成了分外强烈的情感共振。

片中一众演员的出色表演也为该片加分不少,特别是第三Part后半段要承担高难度独角戏的张译,当关班长倒下,张飞的细腻柔弱迸发为刚勇的血性,在玉米地的长镜头里,他拿着弹药踉踉跄跄地走向另一个炮位,最终用一条胳膊、一条腿的血肉之躯击毙了空中的对手,真实的痛苦与情绪激烈的爆发震撼着每个观众的内心。

“成”也多视角叙事,“败”也多视角叙事

自上线以来,《金刚川》虽然票房节节攀升,口碑却始终喜忧参半,两极分化,豆瓣评分一路从6.9分跌到了6.5分,总的来看,该片成也多视角叙事,败也多视角叙事。面对着“时间紧、任务重”的考验,导演管虎选择了这个大胆且“讨巧”的解题思路,固然有很多的益处,却也产生了更多无法回避的问题。

与一向擅长把玩结构的诺兰不同,相比《敦刻尔克》中“一周、一天、一小时”三条故事线穿插的复杂与精巧,《金刚川》的非线性多视角叙事要更加的简单、易理解,这就意味着把本身没有什么烧脑设计、巧合反转的剧情,来来回回讲三遍,很容易稀释掉剧情的张力,让人觉得疲惫与无聊。

特别是制作方为了减轻观影的门槛,影片在每一Part都标注了战斗时重要的时间节点,来作为叙事上的呼应,并加入了不少重复的场景和镜头,不停看到一模一样的画面与字幕的情况让很多观众难以接受,成为了该片被诟病的核心。

还有,作为片中第二Part的敌军视角,虽然对于主旋律作品来说是一个非常新鲜的尝试,但是美军飞行员这个角色的塑造却并不成功,不仅在人设上充满了轻浮、狭隘的刻板印象,一个成熟老练的飞行员突然就冲动的违反军纪,与高炮班决一死战,人物行为动机的合理性也十分欠缺深入的挖掘。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一场关乎民族发展的“立国之战”,抗美援朝对于中国人的意义是非常特殊的。而《金刚川》作为抗美援朝题材的作品,虽然它在精神内核上传达了对战争残酷性的深刻反思,人民在苦难中对于和平美好的向往,但却没有更进一步的探讨这场战争对于国家深层次的意义,让新一代的观众了解我国当时作为一个后勤、装备都不如对方的落后农业国,为什么能获得这场战争的最终胜利?绝不仅仅只是靠惨烈的牺牲,还有人民群众的智慧与党和国家的正确指挥,缺失了这一部分的表达,对于一部主旋律献礼片来说,终究是一种非常可惜的视野上的狭窄与局限性。

工业化体系进一步完善,商业战争大片不再“留白”

很多人觉得,《金刚川》之所以能收获目前的关注度,主要是因为搭上了风起云涌的时代快车,吃了能激起数代国人情感波动的题材红利。但客观来看,拥有特殊属性的《金刚川》出现在这个时间节点还是有着非同寻常的价值与意义。

首先,曾经取得过票房佳绩的《战狼2》和《红海行动》,更多是建立在大国自信基础上的现代军事动作片,和传统意义上的战争片还是有很大区别,《八佰》和《金刚川》的出现则填补了我国目前电影市场上商业战争大片的空白。战争片作为对特效质量要求极高的“重工业电影”,只有电影工业基础成熟的国家才能将其“蕴养”。近年来,我国电影市场的容量在一步一步不断扩大,从过亿到几十亿,俨然已经成为了全球最大的票仓,这也就意味着有了对市场自信的预判,商业战争片开始在筹备阶段就尽量加高预算,以此获得更好的技术效果增强观众的视听观感,

其次,《金刚川》也是主旋律导演拼盘模式的进一步深化尝试,去年国庆档《我和我的祖国》和今年国庆档《我和我的家乡》两部电影,通过平民视角、“小人物+大时代”的创作方式,不仅成功开启了主旋律影片新纪元,也让“导演拼盘”这种节省时间的“小品合集”模式成为了被热议的潮流。而《金刚川》虽然也采取了三位导演拼盘执导的方式,却并没有“各自为政”,而是利用技术的进步进行充分沟通,把三个代表当今国产电影最高水准的导演的优势进行“有机结合”。第一Part一开场,路阳就凭借着新兵刘浩和上级高福来的对手戏,展现了自己对人物状态的精准把控,通过《流浪地球》洗礼对技术运用的更加成熟的郭帆,负责了电脑特效最多的第二Part,拥有成熟战争片制作经验的管虎则负责提纲挈领,把控整体的叙事节奏和艺术风格。这种导演之间高规格工业化协作的工作方式,相信会为今后更多的主旋律项目开了一个好头。

最后,为了赶上抗美援朝七十周年纪念日,《金刚川》3月立项,拍摄和后期仅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为了完成这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制片团队克服了大量的困难,在剧本刚出大纲的阶段就开始凭借预估制作服装和道具,到了后期部分为了加快速度,有将近20多个公司、约2600人的特效团队参与进来,导演们则可以通过5G技术及时进行大量的沟通。可以说,如果没有这些年来电影行业技术、经验上的进步与积累,很难做到拍摄过程中的每一个环节都互相融合的几乎天衣无缝。《金刚川》的出现就像一场对国产电影工业体系建立程度的测验,看一看我们的极限究竟在哪里,而内容上的一些瑕疵,相信未来的一批战争大片有机会慢慢追赶上来。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