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德甲>新闻详细

经济强省的洼地,是如何逆袭的?

2020-10-31 09:04:53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公众号“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1685 - 快递经济就是新经济

作者:小贝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养乐多

猜猜看,在电商业如此繁荣的今天,中国快递发包量最大的城市是哪座?上海?北京?深圳?

都不是。正确答案是浙江金华,更准确地说是其下辖的义乌,一座在任何一二线城市评比中都不会上榜的城市。

再猜猜,发包量第7的城市又是谁?武汉?成都?杭州?郑州?

也都不对。正确答案是揭阳,一座在潮汕地区都不算出名的潮汕城市

揭阳可能是前十名中名气最小的城市▼

Made in China是一张世界范围内极具认知度的标签,“中国制造”背后中小城市所作出的贡献也早已不是什么新闻,而让这些城市从默默无闻的商品生产者一跃成为消费品产业链中区域周转枢纽的秘密,则是一场让中国“动起来”的大变革。

先天贫瘠的发展土壤

在改革开放之后,广东和浙江这两个位于东南沿海的省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经济成就,90年代以来广东省GDP一直排名榜首,进入新千年以后浙江省则和人口规模更大的山东、江苏两省竞相争夺榜二的地位。

比较一下各地GDP和人口的比值

可以发现很多有趣的结论▼

但是广东、浙江这两个省份的经济发展也有着自身的问题,那就是极其偏科。过去广东省的财富和经济活力都集中在了珠江三角洲一带,走出这片区域的广东仿佛到了穷乡僻壤,完全看不出是中国最富有的省份。浙江也是一样,杭州湾周边的杭州、宁波、绍兴分走了省内最大的蛋糕

珠三角与浙北的虹吸效应不光作用于省内

周边以及中部省份也会大受影响

人才和资本向几个核心都市区集中▼

浙江省中部地区的义乌和粤东潮汕的揭阳,就成为了中国新经济时代的难兄难弟,在周边邻居的霓虹灯光之下,这两座城市愈发默默无闻

看似默默无闻

其实是以另一种方式成为世界的中心▼

改革开放后中国迎来了新经济时代,许多城市因此机会而腾飞,但先后开放的经济特区和重点城市名单之中并没有这义乌和揭阳这两座城市。缺少政策的倾斜对于经济起步阶段来说阻碍了这两座城市对于外资和周边劳动人口的吸引力。

沿海港口城市先富起来

其他邻居城市有没有机会,就要看自己了

(底图:Anton Balazh / shutterstock)▼

广东揭阳的发展历程就像潮汕地区的山一样崎岖不平。揭阳位于粤东潮汕地区的中部,是潮汕地区的交通中心。揭阳以东是汕头、潮州和闽南地界,以西是广府地区,因此揭阳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两地的陆路交通枢纽。尽管是交通枢纽,但由于农业条件差、人多地少等问题,这里自古贫瘠。

向西是广府,向东是潮汕和闽南,向西北是赣南▼

改革开放后广东省的发展如火如荼,今天广东是中国GDP总量最高、商业氛围最浓厚的省份。但大湾区以外却是另一番景象,粤东潮汕地区有汕头这一经济特区,可也在发展过程中被其他特区城市拉开身位,揭阳虽然在纺织业和医药领域有着质量过硬的产品和发达的生产制造能力,但比较起来也是望尘莫及。

以基建狂魔的实力,地形限制并非难以克服

但人口和产业聚集的趋势已经形成

揭阳在珠三角外一种城市中仍然没有什么优势▼

义乌更是如此,这座小城位于浙江省的中部,隶属于金华市。浙江几乎全省都位于东南丘陵地区,地势崎岖不平,天然的地理屏障让外边的人望而却步:没有人能预料到这两座城市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崛起,把宝贵的资源转移进去之后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增殖和流出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里边的人自己“动起来”,这时候就很重要了。

好在,人地关系紧张的情况下,人若要求上进,久究必须走向更广阔的天地,追寻属于自己的机会。这两地的人们,深谙此道。

毕竟行行都能出状元

行行都能出世界第一

(图片:老山货 / Tuchong Genius)▼

让产业接触网络

改革开放之初人们还保留着相对保守的思想,对于个体工商业仍然颇为忌惮,生怕被当做“投机倒把”、“挖社会主义墙角”的投机分子。但义乌人却敢为人先,在农业条件相对较差,且人口稠密经济落后的情况下,大批义乌人外出寻找致富的机会

当年小岗村也是放手一搏

从当事人的角度,结果很难预判▼

从70年代末开始,挑着担子、手摇拨浪鼓的义乌商人形象就活跃在周边各地。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从义乌走出的小商贩走南闯北,例如使用红糖等物品来换取各家各户的鸡毛,再把鸡毛加工成药品、肥料、鸡毛掸子等用品。

义乌小商品的成长,要从“鸡毛换糖”说起

(1979年,《浙江日报》)▼

后来随着市场的进一步放开,作为“社会主义经济补充”的小商品经济逐渐在浙江省成熟,一件件纽扣、别针这样的轻工业制成品快速被生产和流转,让当地的人流、物流以超越任何想象的速度发展,最终成为国内经济活跃的区域

然而那时义乌空有大量手工业小商品作坊却打不开销路,小商品生产优势不能及时转化成利润,不说国际销售渠道,在国内市场上也往往缺席。

对于义乌和揭阳这样轻工业发达的工商重镇来说,手工制成品、加工农产品等货物质量和生产力都不是问题,从质量到价格这两座城市生产出来的商品都极有竞争力。只是线上渠道和商品物流技术的缺席,却大大阻碍了它们发挥潜力的机会

简而言之,没渠道

(图片:零点摄影 / 图虫创意)▼

然而时间不会亏待有准备的人。互联网经济的横空出世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风口。当全世界的消费者随意点开一个电商软件,就可全网挑货、全网比价。这时义乌小商品和揭阳的纺织品优势就得以完全地展现在消费者的面前,再通过完善的物流体系精准送达,这两座城市的全面爆发也就不足为奇了。

专门的义乌小商品购物网站▼

2001年义乌诞生了首家电子商务企业,至2018年底这座小城的电商账号已经超过31万。根据阿里研究院发布的《中国淘宝村研究报告(2018)》显示,2018年义乌淘宝村达134个、淘宝镇9个。在电商领域,义乌就是没有争议的全国第一。

而揭阳的淘宝店数量从十年前的不到1万家,增长至超过10万家,快递量更是排名全国前十,以“爱拼才会赢”著称的潮汕人,这一次又乘上了电商经济的风,扶摇直上。

在互联网的助力之下,这些长期排斥在主流经济区域之外的城市,却慢慢发力成为中国经济最活跃的地区

即使是浙江和广东这两个经济大省,也完全有理由为这两座城市感到骄傲。

物流,让城市充满活力

其实,金华(义乌)和揭阳取得这样的成就,殊为不易。就在十年前,中国电商快递量最高的城市还是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

变化开始于2017年。彼时,下辖义乌市的地级市金华快递量首次超过北京;而揭阳这座甚至一度在榜单之外的城市以惊人的速度攀升

夜幕降临,这座城市繁忙依旧

(图片:DINOSHEN / 图虫创意)▼

如今,全国第一已经不是义乌人的目标。正如马云所说:阿里巴巴的业务目标是服务全球20亿消费者。国际化是阿里重要的商业版图,也是义乌经济发展走上龙头的必经之路。从阿里义乌共建eWTP、菜鸟物流园区落地金华,到满载货物的中欧班列“菜鸟号”从义乌驶出向西班牙马德里进发。

曾经被认为并没有太多附加值的义乌小商品,一旦“动起来”,就发挥了巨大的价值。

和义乌相比,揭阳的底子更薄一些。在全国快递物流业务活跃度榜单上,揭阳2015年4月才进入,而且排名垫底。揭阳商人选择了抱紧淘宝这棵摇钱树,以10万余家淘宝店的数量完成了财富逆袭,成为了潮汕乃至整个广东省经济增长的一个新支柱

50名开外的快递业务量到最新统计的第7名,这份成绩单让揭阳成为最惊艳的城市。在可预见的将来,揭阳有很大几率成为推动广东经济的又一个增长点

欣欣向荣

(图片:ZeR_ / 图虫创意)▼

北义乌、南揭阳,阿里巴巴让这两座并未被人寄予厚望的城市以极短的速度成长为全国经济的一极。在互联网经济的大潮之下,收益的并不只有义乌和揭阳。

以揭阳、义乌为代表的、与阿里巴巴进行深度合作的电商之城还有东部的徐州、合肥,南部的汕头、潮州,北部的保定、石家庄、临沂、廊坊等等,它们之中有的经济潜力还未完全兑现成真金白银的报酬,但是在快递业务量、电商注册数量和留住本地人口、吸引外来人口等“软指标”上已经悄悄地超过了一众原本经济体量更大的省会和其它大中城市

中国内部的经济格局和地域话语权排名,正在电商和物流这个切面,进行着一场令人惊叹的变革——一批先天资源不足的城市,也能像钉子一样从袋中冒尖。

这背后的推手,是深远改变了中国经济格局的电商科技和交通物流。阿里组建的菜鸟物流网络在其中的角色,则举足轻重。它在传统的经济大动脉之外,又塑造了一系列新的动脉和毛细血管,让人才、物料、产业可以更自由地选择要去的地方

树挪死,人挪活,只要能自由地动起来,商业的力量就可以无远弗届,处处都有市场,人人都有机会。“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句当年看上去不自量力的豪言在今天看来,正在变得越来越真实。

果然,阿里巴巴是个能够创造奇迹的青年。

*本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来自山酉 / 图虫创意

END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