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德甲>新闻详细

为什么在美国玩枪合法,玩双节棍却会蹲号子?

2020-11-01 09:04:54

本文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beebee公园(ID:wastepark)”,作者小伟

或许很难令人相信,在枪支自由度较高的欧美国家,看上去没有什么杀伤力的双节棍是违禁品。

然而大量的鲜活纪实报道,为这一荒诞现实提供了佐证。

倘若你住在英国,无论是公开携带,还是在家私人把玩双节棍。

一旦被执法机关发现,都将会面临非法持有三级武器的重罪。

“国家授予你合法持枪的权利,但任何平民都不应该碰危险武器的高压线”,大曼彻斯特警察局北部分局发言人表示。

该警局探员在今年五月的巡逻中,从一辆停在外卖店的可疑车辆中搜查到双节棍。

当时探员们正在为选择下午茶苦恼,却发现外卖店门外的车主一见警察就跑路。

而在弃车中,警察发现了一根双节棍,并通过车辆信息逮捕了这名EDC装备爱好者。

“无论您在点外卖的途中有任何顾虑,携带危险武器都是不可接受的”,警情通报中如此写道。

尽管在我国民众的眼中,玩双节棍除了会把自己送进骨科医院以外,几乎没有任何杀伤力威胁。

但在绝大多数西方国家,私人持有双节棍都将面临极为严格的管控,甚至会遭到逮捕。

拿上它你就是恐怖分子,随时会出动武装部队实施抓捕

以至于在九十年代,英国引进版本的动漫《忍者神龟》中,米开朗琪罗的双节棍被和谐成了飞爪。

在法国现行法律中,双节棍被视为第六类武器,交通港口与市区等平民密集区域禁止携带。

你可以购买它,但无法以任何方式合法运输,这意味着功夫爱好者的每一次网购都是对执法力度的挑战。

而在私人场所中,需要将双节棍收纳在箱子中,以确保不会迅速被取出当做武器。

唯一被允许的使用场景,就是符合相关运动资质的练家子,在方圆三米的无人场合中操练。

而在德国自1971年以来,双节棍被定性为绞杀工具,民众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合法使用。

一小撮地下爱好者用热缩管掩盖外表,在保持铁链良好刚性的同时,躲避了执法部门的稽查。

荷兰、波兰等欧洲国家亦是如此,尽管WNA(世界双节棍协会)的总部位于阿姆斯特丹。

不少带着棍子出游的亚非武术爱好者,被海关警员挟持到了机场的安监问询室。

在一波又一波的喝问中惊恐,反思自己到底带了什么见不得人的玩意,却不曾想到竟是双节棍让自己陷入这窘迫的泥淖。

来自南非的59岁空手道棕带,杰夫·德恩格尔和他的妻子在肯尼迪国际机场中转时,被航空公司告知需要开箱检查托运的行李。

“他们把我行李箱的双节棍摔在桌子上,并问我是哪个组织的成员”,杰夫在回到南非后对记者说道,“我说自己属于绿桑道馆,可后来我才知道他们认为我是恐怖分子”。

纽约警察局的官员用手铐带走了杰夫,并将他关押在皇后区的监牢,混合着汗臭与烟味的空气,令杰夫的哮喘发作,但看守拒绝提供哮喘吸入器。

直到48小时后,杰夫承认自己扰乱公共治安,并支付了270美元的保释金,才得以逃出生天。

“我当时真是太害怕了,我只是想离开那里。”

“尽管南非是一个令人不安的国家,但我觉得比这里更安全。”

而如此遭遇也绝不是少数游客的黑天鹅事件,我国著名双节棍爱好者周杰伦也曾有过如此经历。

在2014年的全球巡演路上,周杰伦带着用于表演的28套双节棍,落地于悉尼机场时。

被当地海关质疑携带大批危险武器入境,周杰伦及随行人员遭到了盘问。

所幸其极高的知名度避免了牢狱之灾,但28根双节棍被海关如数没收。

可是,为什么在允许平民合法持有枪支的国家里,杀伤力明显更小的双节棍,却成为了违法定罪的依据?

如果用锁链连接两只猎枪,那么它将会处于合法与非法的叠加态

在上世纪70年代,那个穿着黄色连体衣拿着黄色双节棍的中国人,在荧幕上大杀四方时。

所有欧美国家的年轻人都为之痴狂,将双节棍奉为精神图腾,成群结队的在街上挥舞着它。

于是出于公众安全的考虑,各国政府纷纷出台了对于双节棍的管控政策。

比如美国纽约州、亚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亚州,以及马萨诸塞州等地,在几十年以来都禁止平民使用双节棍。

因此我们可以在2002年恶搞电影《昆宝出拳》中,看到男主角用两只田鼠组成的双节棍对敌。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创作者对于政府矫枉过正的一种讽刺。

但毋庸置疑,双节棍的确存在一定的杀伤力,也有可能成为犯罪分子的兵刃。

比如在2017年的一则新闻中,两名摩托车强盗在偷车时,将46岁的女性车主击打成重伤致其死亡。

尽管没有任何件统计可以表明,美国枪击案件高于双节棍案件。

但在这个三亿两千万民众持有四亿支枪,人均枪支保有量超过1.25杆枪的国家里。

枪比双节棍更适合用来犯罪,似乎是无需思考的事实。

当四百年前,第一批乘坐“五月花号”到达北美大陆的欧洲移民,依靠枪械得以在这片土地安身立命时。

就注定了一百年后的宪法第二修正案中,会保障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并用之正当防卫的权利。

也就是所谓的枪权天授,同时也是为了限制强势的专制政府,防止政府权力膨胀进而侵犯公民权力,赋予公民反抗的武器,是这条法案的内在精神,

当然也赋予了人民反抗禁止使用双节棍的权利。

经过美国民间武术家十几年来的上诉,绝大多数州法院裁定双节棍禁令违背了枪权天授的宪法。

如今只有加利福尼亚州和马萨诸塞州,仍然对双节棍有着严苛的禁令。

至于双节棍是否真的比枪支更危险,我想并不应该单纯由政客的思想所决定,而是需要参考专业人士的相关建议。

然而在我看来,双节棍的用途是由使用者的意图所决定,而不是简单地定性为法律问题。

毕竟在以色列,就有过民间武术家用自制双节棍,制服持枪巴士劫匪的良好示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