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德甲>新闻详细

尼日利亚,2亿人口,红利还是负担?

2020-11-04 14:11:24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1670-红利还是负担

作者:中年维特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养乐多

近期尼日利亚最大城市拉各斯爆发大规模游行示威,安全部队对示威人群开枪,随后示威也走向无序化,甚至开始开仓抢粮。

多名抗议者的死亡未引起当政者的太大重视

似乎已是司空见惯

(图片:i_am_zews / shutterstock)▼

暴力冲突、示威、政变似乎是非洲热点新闻的常态,但尼日利亚却不一样。它是一个借助石油兴起的非洲强国,拥有人口超千万的非洲第一大城市拉各斯,早在2004年就与中国合作,发射了非洲第一颗通讯卫星,近期还与俄罗斯合作计划建设两座核电站,是一个被视为未来之星的国家。

靠着几内亚湾的石油

真是富了好多非洲国家,尤其是尼日利亚▼

但这个国家理论上强大的背后有着巨大的隐患。贫富差距巨大、地区发展不均、急于追求高科技却忽视工业发展,不均衡的问题渗透在尼日利亚的方方面面,也反映出非洲的发展困境。

非洲第一大国

尼日利亚位于西非几内亚湾沿岸的最东部,领土面积923768平方千米,略小于中国东三省加河北省的面积。宽广的尼日尔河与重要支流贝努埃河是这里最重要的河流,河两岸形成了肥沃的河谷和河漫滩平原,大河也将尼日利亚的领土分割为三个部分。

尼日利亚是尼日尔河流域与几内亚湾的连接点

也是西非和中非、草原与丛林的连接点

(底图:shutterstock)▼

尼日尔-贝努埃河北岸以平均海拔没有超过1000米的丘陵高地为主,形成新的分水岭,东北方是与尼日尔、乍得、喀麦隆接壤的炎热干燥的乍得湖盆地,西北方为与尼日尔、贝宁接壤的索科托地区。尼日尔河干流水量巨大且季节性变化明显,在入海口处形成了面积巨大的三角洲,

这个国家南北差异很大

其首都阿布贾深居中部内陆

最大城市拉各斯则在几内亚湾沿岸

(图片:AridOcean/ shutterstock)▼

不难看出,尼日利亚的领土地形多样,但组成部分相当混乱,并不是以山河为界形成相对封闭的地理单元,而是以大河为中心,向周边延申。

造成这种反常的原因也很简单,如今尼日利亚的领土源于英国的殖民统治,而非尼日利亚原本的文明自发形成。

相比逐渐形成的地理疆域

殖民时代的区划对非洲国家疆界的决定权显然更大

其中不合理之处,自出生之日便伴随着这些国家▼

欧洲人在16世纪到达如今尼日利亚沿海地区,基督教开始在沿海地区传播。当时沿海地区存在贝宁、奥约等面积并不广大的奴隶制王国,也存在阿罗这样的城邦国家联盟。这些地处肥沃的冲击平原的国家相对强盛,通过战争、贸易等手段从内陆的地区获得奴隶,以至于形成了几条链接内陆与港口地区的奴隶路线。

奴隶海岸是大西洋奴隶贸易的主要出口地

有近两千万黑人被当作物品贩卖到种植园

是现代非洲苦难的主要原因之一

(1729年的地图 图片:Herman Moll / Wikipedia)▼

尼日尔河北岸地区原本为一些豪萨人的邦国,这一阶段信仰伊斯兰教的游牧民族富拉尼人进入了该地区,伊斯兰教开始在尼日利亚北部传播。19世纪初,富拉尼人反客为主,成立了强盛的哈里发国。

从北非沿多条商路南下的伊斯兰教大规模占据西非

其社会组织能力相比土著信仰有很大优势▼

19世纪末期瓜分非洲狂潮时,英国的殖民系统沿尼日尔河深入,统合了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的区域。又因受制于与之竞争的其他列强发源于沿海河口的殖民地,尼日利亚才有了如今的疆域。

从传教,商业拓展,建立保护区

过渡到军事扩张和实质占领

英国人对这一套已经非常熟练了

(图片:Robert Barnes / wikipedia)▼

被外部力量整合的尼日利亚,独立后不得不面对国内复杂的现状:存在着521种语言,有超过250个民族。其中最大的民族豪萨人主要分布在尼日利亚北部,占全国人口的29%;分布在西南部沿海的约鲁巴人占比21%;聚居在东南部的伊博人占比18%,占比也都不低,在民族上呈现出三族鼎立的状态。

实力最强的三大族群▼

此外,殖民和富拉尼人入侵留下的文化遗产影响深远,基督徒依旧集中在南部,占全国人口的45.9%,伊斯兰教徒集中在北方,占全国人口的53.5%。

尼日利亚的伊斯兰教主要从北方来

基督教则基本从海上来,呈南北对峙之势

(图片:bmszealand / shutterstock)▼

族裔和宗教势均力敌的状态决定了这个国家必须要谨慎的恪守多元主义,让不同认同的人都感到基本满意,才能获得和平稳定的统治基础。

近些年来,北部的有些地区开始实行伊斯兰教法

大量的基督教徒遭到排挤甚至暴力对待

(图片:Macnueldemi / Wikipedia)▼

然而这样的要求,对于一个一穷二白的独立殖民地来说显然不现实。民族主义、部落主义、宗教保守主义、和认为裙带关系理所当然才是尼日利亚人普遍的政治观念。新生的国家,在这种宗派主义的恶斗中,也走向了内战与长久的军事统治。

在长达三年的内战中,有二百万人丧生

其中大部分都是因饥荒饿死的儿童

(内战期间的儿童收容所)

(图片:Wikipedia)▼

没有红利的人口

当然,身处一个加速进步的时代,早已被纳入世界体系中的尼日利亚也不会裹足不前。特别是在70年代初,尼日尔河三角洲地区发掘出储量巨大的油田,尼日利亚成功加入欧佩克,成为世界排名前10位的石油出口国。

带走石油,带来财富

(图片:Igor Grochev / shutterstock)▼

石油经济虽然存在产生容易依赖的弊病,但在之后的岁月中,尼日利亚也确实安享了石油贡献的三分之二的财政收入。

国家财政收入类别单一,主要靠油

基建速度快不快也得看油价的脸色

(图片:Ajibola Fasola / shutterstock)▼

利用石油繁荣,尼日利亚从八十年代末开始重视国民的医疗保健,推广社区医院,结果是人均寿命逐渐提高,婴儿死亡率有效降低。

重视医疗保健,却没有预测到人口爆炸式增长的后果

一车难载的家庭是尼日利亚的常态

(图片:Jordi C / shutterstock)▼

然而高度重视出生率的人口政策,却让尼日利亚陷入了人口陷阱,长期处在高生育率,低死亡率,高人口增长率的第二阶段,到2018年时每名妇女依旧平均生育5.3个孩子,没有向低生育率过渡的迹象。

陷入了越生越穷,越穷越生的死循环

(参考:world bank)▼

其结果是,如今尼日利亚已有2亿人口,到2030年预计将达到2.63亿,到2050年则将达到4.01亿。

增长很猛▼

对该国来说,人口过多首先要面对一个朴实到容易被忽略的问题——粮食从哪来。

多一个人,就多一张嘴

(图片:Katya Tsvetkova / shutterstock)▼

虽然尼日利亚政府推广化肥、农药、良种,给予外国农业公司3年免税政策,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农业大国积极合作,甚至为了提高粮食价格,加强农民种粮积极性,限制粮食进口与走私,但这依旧跟不上人口膨胀的速度,无法实现粮食自给。

人口疯狂膨胀,可耕农田却不变

如何分配都是个问题

(图片:Teo-Inspiro International / shutterstock)▼

而人口转化成红利,也需要稳定的环境,相对完备的基础设施,和有质量的基础教育,显然这些尼日利亚也很欠缺。虽然石油繁荣带来的财富确实提高了尼日利亚在这些方面的投入,但是石油带来的收入增长赶不上人口增长带来的消耗。

即使在相对富裕的产油地区

基本的生活用水都还是个难题

(图片:Lorimer Images  / shutterstock)▼

至今尼日利亚最大城市拉各斯依旧时常停电,而更广大北方地区的情况只能更糟,这导致能够享受到发展红利的必然是少数人。

石油经济又导致了南部石油产区与北部高原差距拉大,埋下了嫉妒、怨恨和分裂的种子。

还有,石油业的财富带动了服务业超前发展,却导致资金涌入较为成熟的石油或服务业相关,进一步削弱了工业发展的基础。缺少工业则导致大量贫困的乡村人口和城市贫民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阻碍城市化和现代化的进程,这又进一步导致了人口增长无法顺利过渡到三低模式。

南部的很多人都依靠石油产业生存

但不足以提供符合人口比例的工作岗位

仅仅是资源型经济,而很难进入到良性循环的工业化中

(图片:Lorimer Images / shutterstock)▼

政治和文化很难超越经济基础发展。尽管国家治理已经尽量民主化,但尼日利亚社会内依然广泛存在暴力、腐败的问题,警察面对外国人尚且明目张胆地索贿,不难想象他们对于本国人来说会是怎样的存在,而更上层又会有什么样的政治生态。

噩梦,也就在这样混乱的局面中不可避免地出现了。

愤怒的年轻人

如今的尼日利亚一方面可以放卫星、搞核电,另一方面却有9300万人处于接近绝对贫困,1300万儿童失学,巨量青年人口如果不能转化为红利,就很容易成为社会不安定因素。

即使能进入学校的幸运孩子

也面对着极其不完善的教学环境

(图片:Ajibola Fasola / shutterstock)▼

北部地区土地相对贫瘠,降水也少于南方且年际变化大,不利于农业生产的因素配合落后的农业技术和快速增长的人口,让这里的农民生活困苦。而这里偏偏是农业区,除了种田放牧几乎没有其他职业选择。

能有几家买得起肉呢?

(图片:Lukasz D Forster / shutterstock)▼

东北部最为贫瘠干旱的乍得盆地,是以绑架女学生闻名的博科圣地的大本营。这一组织借助发展差距拉大,内战伤痕尚未消退和宗派主义方兴未艾的东风迅速发展壮大。

大城市中利用互联网和欧美接轨的富裕青年,通常会被视作既得利益阶层。但他们同样对现状不满,希望政府改革,改变基础设施建设不足,腐败横行,警察暴利执法的问题。

求求了,赶快改变吧...

(图片:vic josh / shutterstock)▼

而随着疫情的出现,不论是与国际接轨的年轻人,或是极端仇视西方希望复兴伊斯兰教法的年轻人,都因为新冠备受煎熬。生意赔本、失业、领不到救济粮、一天只能吃一顿饭,不同阶层恼怒的原因各有不同,政府自然会成为承受愤怒的对象。

不一样的原因,一样的不满

(图片:Eiseke Bolaji/ shutterstock)▼

在十月初,拉各斯富裕郊区的年轻人就为了抗议警察暴力执法进行和平示威。相对保守的政府和警察组织早已厌烦这些青年,进而出现了警察开枪致人死亡的事件。然而消息很快被广泛报道,引起国际施压。政府示弱,解散了可能存在酷刑、法外处决等问题的特种反抢劫小队(SARS)。

#EndSARS运动在全国各地展开

目前SARS部门已被解散

(图片:vic josh/ shutterstock)▼

可当最可怕的镇压力量消失,事情并没有像富裕青年理想中那样发展。和平示威不可避免变成流氓参与并主导的打砸抢运动。

这些示威只是无秩序的冲动行为

冲动之后只留下一地鸡毛

(图片:i_am_zews / shutterstock)▼

此前,为预防新冠,尼日利亚各州曾经囤积食物以备发放。这些粮仓在新一轮暴力示威中,成为了重点目标。不少抢粮群众确实无米下炊,当他们发现因为管理不当,仓中很多粮食已经腐烂,一些救济粮大量出现在高官私宅中时,愤怒被进一步引爆,混乱也还将继续。

尼日亚及非洲的社会问题已积存已久

而疫情到来又再加剧了矛盾

(图片:Oluwafemi Dawodu / shutterstock)▼

不可否认,如今已然是尼日利亚最好,最有希望的时代,但它依旧像其他非洲国家一样陷入到人口、宗教、产业结构、不平等的种种问题中。当混乱结束,究竟迎来政治意识觉醒,还是陷入到一种加速版的治乱交替,实在是一个未知数。

参考文献:

1.https://theconversation.com/why-nigeria-cant-fix-its-development-agenda-and-where-the-solutions-lie-123638

2.https://news.un.org/zh/story/2020/10/1069772

3.https://apnews.com/article/law-and-order-africa-muhammadu-buhari-lagos-nigeria-d0ddf31e774adf4c8be8d31e304c33c9

4.https://www.bbc.com/news/world-africa-54662986

5.https://www.bbc.com/news/world-africa-54678345

6.https://edition.cnn.com/2020/10/25/africa/nigeria-end-sars-protests-analysis-intl/index.html

7.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20/10/25/nigeria-cracks-down-on-rising-mob-looting-on-food-warehouses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Ajibola Fasola / shutterstock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