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BA>新闻详细

【揭秘】美国球员在欧洲联赛的不公待遇 未来想去亚洲联赛发展

2020-11-03 16:03:27 亚洲欧洲

今年春天,达内尔-杰克逊收到一则短信,有人问他:“你还热爱这项运动吗?”2008年杰克逊跟随堪萨斯大学赢得全国冠军,在nba与各大州都打过职业比赛的他让篮球这项运动一直为之受益,可现在却让他头疼。上赛季他在波兰球队的教练不喜欢和他接触,因为他的薪水太高了,相反那位教练却住在没有家具的分配公寓中,再后来,他对某个教练提出美国人很自私这件事表示质疑后就被解约了

这几年他辗转多个国家与多支球队对此类事情已屡见不鲜,许多在海外的美国球员与他有着同样的经历。外界总是认为海外打球是个美好的体验,当nba的大门拒绝了一位优质的大学球员后,去遥远的海外打球不仅可以体验异国的生活,还能获得一笔不菲的财富。可是球员的生活,往往却没有那么光鲜。杰克逊今年春天公布了一份名单,上面的每个人都在欧洲受到了虐待,而这些人又能说出更多对欧洲不满的人。事情的背后都伴随着这些反复出现的问题:没有按时领到薪水、欠款问题得不到解决、对球员安全置之不理、球员需要自己承担伤病带来的压力、有的还会受到球队的区别对待甚至还会受到威胁与侮辱,这些让他们感到无助。

3月中旬,疫情爆发的时候,杰克逊还在等季中加盟的队伍吉普萨斯塔尔发放拖欠的薪水。主管每次都会找借口,让他无功而返。最后,球队把他从公寓赶了出去,并把之前发放的车也收回了。杰克逊说:“没拿到钱之前我是不会回去,球队这样做不对。我跟我的家人在一起,那辆车也属于我,他们真混蛋。”最后他放弃了,回家以后,他慢慢开始变得沮丧。他回答道:“没感觉了,这段经历让我没了兴趣。现在篮球只是我谋生的手段,我把任务完成,拿到钱就行。就算没钱可拿,我也不会在意,就这样吧。每个晚上他们都想让你在球场拼命,但又不肯给你钱。他们告诉我钱的事你不需要操心,专心于球场才是你应该做的,可我还要承担家庭的责任,不给我钱我根本没办法专心打球。”

杰克逊认为组成球员工会可以提高同胞在海外的地位,这样就可以解决那些问题。他自己已经被多支球队拖欠约20万美元了,他想要保护其他人的财产。为此他提出确保球员会被公平对待的同时,球队还要提供良好的居住环境。海外球队的待遇并不是都很差,一些亚洲俱乐部的名声首屈一指。德国和法国俱乐部都能遵守合同,按时给钱,有些政府专门有法律保护此类球员,可这仅仅是少数国家。球员工会看起来还不错,可复杂的后勤工作让它难以实施。欧洲联赛作为世界上仅次于nba的顶级赛事,球员工会仅仅才成立两年。只有极少数的联赛存在这个组织,而在某些联赛中它只是徒有虚名。

杰克逊完全可以向国际篮联投诉,但在没有得到国际篮联保证会支持的情况下,很多球员不想花这笔钱。一位匿名球员描述了,他向国际篮联上诉并胜诉的过程。国际篮联要求球队向他支付拖欠的所有薪水,包括合同期内应由球队报销的医保费用。这次申诉他花了3000欧元,他还和球队各自向国际篮联缴纳了3500欧元,用于举行听证会。那位球员说:“就算球队意识到自己错了,他们也不会支付法庭费用,如果你想继续下去,就得替他们花那笔钱。”那名球员花了10000欧元为球队支付费用,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他只需要拿出少部分银行账单和医保收据,就能胜券在握。14个月后,他赢了官司也收到了欠款。

只有极少数人员会向仲裁法庭投诉。曾在海外打过七年球,刚刚结束雷霆一年助教生涯的布拉德福德-伯吉斯说:“多数球员希望球队良心发现,把钱给他们。然而球队即使知道错了也还是会一错到底,丝毫不管球员的感受。”有些球员害怕他们申诉以后职业生涯会失去很多机会。有着12年海外经验的老将贾马尔-舒勒说:“球队社交网就和球员一样,在你把一支大球队送上法庭的同时,如果有另一支大球队想要和你签约,那么两支球队会私下碰面。东家球队会一直说你坏话,让你损失更多的钱。”多数球员挑战球队老板的权威之后就会被解雇。

以色列超级联赛决定在6月复赛,曾效力于密歇根大学的斯图-道格拉斯为这件事很担心。联盟表示,球员协会与联盟共同做出了复赛决定。道格拉斯说:“没有听说他们询问球员意见的事情,连投票都没有。”在多数人反对的情况下,工会还是支持了复赛。道格拉斯说:“这是担心媒体、球员、教练会与美国人展开斗争,我不关系心这个,但是我们对比赛没有专门的隔离区域提出质疑。有些制度只是用来限制球员,那些工作人员和教练除了训练以外的时间想去哪就去哪。球员只能往返于训练场与住所,连周围的商店都去不了,想去外面的话根本不可能。”阿玛雷-斯塔德迈尔说自己不会遵守这些规则,后来因为违规他被罚款了。之后一些规则得到了放松,球员可以去到距离公寓200米以内的地方,这是联盟对球员最大的放松尺度。道格拉斯说:“他们让球员承担了所有责任,我对此有意见。工会没有发表过保护球员安全的声明,他们连最基本的工作都没有做。”

在球队复赛前的一场训练赛中,一名球员表示自己不舒服,可他仍然继续比赛。道格拉斯对这件事十分不满。比赛过后,抱病的球员与教练做了核酸检测。直到第二天,结果也没有出来,在球队要开始训练的时候,道格拉斯向球队说应该推迟训练,现在检测结果还没有出来,队友可能已经染上病毒,开始传播了。这时联盟向球队示意开始训练,道格拉斯第二天就被解雇了,他因为担心自己和队友的健康,没有参加训练。

2015-16赛季,伯吉斯为奥地利的居辛骑士效力时,球队突然停止发放薪水,因为球队一月遭遇了行政问题。经纪人劝说伯克斯和两位黑人队友尽快离开球队,2月15日他们打完了最后一场比赛,球队在后面的10场比赛过后,宣布破产。据伯吉斯之后了解,如果奥地利的公司破产,那政府会为其支付拖欠的剩余薪水。由于伯吉斯和队友离队时间过于得早,他们并不符合要求。在收到了比赛的薪水后,没有收到自己合同内剩余薪水。伯吉斯说:“事情每进展一步你的想法就会多一些,黑人球员没有得到他们达成协议的帮助。而凑巧留守的美国白人,却收到了那一部分薪水。

2017-18赛季,球队宣布以居辛-延纳斯多夫黑鸟队的身份回归。在宣布破产后用这种方式回归的行为并不少见,国际篮联想要保护这些球员。但这方法是个漏洞,重开了一个账户后,他们就是不同的球队,球员没有办法向他们起诉。这种极端方式并不会被多数球队采纳。有的球队按时付款,有的找其他借口,有的甚至拒绝付款。如果合同足够诱人,球员和经纪人会直接忽略球队不好的名声。伯吉斯举了贾斯汀-爱德华兹的例子,爱德华兹让他们小心意甲球队奥兰迪娜,因为球队当时迫使他带伤出战,最后把他裁掉。梅诺和爱德华兹两人都在与奥兰迪娜签约一个赛季后提前离队了。伯吉斯说:“兄弟,金钱是万能的。大概是他们对球队报价心动了,可往往事成之后,他们根本得不到那么多的钱,场外会发生各种匪夷所思的破事,就连教练都不知道在背后搞什么鬼。”有8年海外经验的老将杰伊-斯里特说:“球员都认为这种事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在低级别联赛中有一个常见的问题,不是每个球员都能请到律师。就算有了律师,也未必能拿到钱。舒勒说2019年,以色列超级联赛球队拉维夫哈普尔欠了他的钱。他的律师告诉他:“上法院也并不能保证你会拿到钱,我不想走司法程序。就算法院判决对你有利,球队可能要等到两三年,甚至更久以后才会付给你欠款。”

杰克逊第一次遭遇这种事是在2015-2016年效力土耳其的耶斯各利尔期间,球队联系到他,问他有没有兴趣为他们效力。杰克逊联系到球队的一些球员说球队会拖欠薪水。他跟经纪人说自己并不想加盟,但经纪人没听他的。他觉得一个月25000美元的薪水,足以证明杰克逊的想法是错误的。杰克逊10月份拿到了第一笔钱,11月份他收到第二笔。在1月份收到一部分钱款后,球队停止了付款。杰克逊说:“我每天的训练态度都无法端正,我很生气。我也总是和新教练吵架。”杰克逊这个赛季场均可以拿到16.2分6.7个篮板,表现还不错。在那年3月26日他的最后一场比赛结束后他和球队和解,以后每个月球队都会向他支付15000美元,补偿拖欠费用和剩余工资一直持续到5月份赛季结束。

杰克逊一直都带着女友和儿子生活在土耳其,而那时候土耳其国内形式急剧动荡,正好赶上库尔德武装与土耳其政府的冲突。杰克逊说:“库尔德武装手里有炸弹,还把机场炸了。球队和我解约后,我差不多待了三周,身无分文,也已经离开球队了。我把我的情况申报到了国际篮联,我一直给他们打电话。可球队依旧想让我训练,为他们比赛,而前提是我必须独自训练。可我只想拿钱回家去,不想留在这。”4月份杰克逊离开了土耳其后,拖欠他的6万美元仍然没有支付,球队于2018年的时候宣布倒闭。

美国球员因为自身天赋原因在海外倍受欢迎,虽然欧洲国家培养出的球员与之前相比已经更上一个台阶,可美国仍然是人才储备的摇篮,海外球队的球星大都来自美国。NBA为保证球星身体健康,球队通常会采取极端措施,让他们有充分的时间休息。而海外球星要承受几乎每场比赛都要打的压力,甚至都会带伤出战。

伯吉斯在弗吉尼亚联邦大学创造了连续146场比赛首发记录,他有着令人惊叹的耐力。他把这一优势延续到了后面的职业生涯,在鲁汶时代啤酒的前两个赛季,伯吉斯打满了66场比赛。2014-15赛季,伯吉斯效力于意大利的奥兰迪娜,在客场比赛前一天的训练中,他拉伤了肌腱。他向球队表示自己无法出战明天的比赛,这仅仅是他7个赛季以来第一次缺阵。伯吉斯说:“他们觉得我吃不了苦不愿意比赛,认为我在耍赖,我知道什么情况可以带伤比赛,什么情况是真的受伤。”

伯吉斯没有参加那场比赛,比赛过后,球队联系到他的经纪人。他告诉伯吉斯,下一场比赛很重要球队需要他出战。比赛在圣诞节的后一天,地点在米兰,米兰的老板乔治-阿玛尼会到现场看球,伯吉斯说:“我没的选,要么上场,要么被裁。”中场快结束时,球到了伯吉斯手里。他转身后,感到肌腱撕,伯吉斯说:“他们用恶狠狠的眼神看着我,觉得我是装的。伯吉斯要修养一个月才会回归,后面的三场比赛也会缺席。在他回归的前4天,弗吉尼亚联邦大学宣布2月21日,对阵马萨诸塞大学比赛中退役他的球衣,球队同意他回家参加仪式。球队在公开场合为伯吉斯取得的荣誉表示祝贺,可在私下则对他表示不满:因为他复出首战中,上场17分钟仅仅6投2中拿得8分。伯吉斯说:“他们说我身材走形了,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康复什么都没做。我没有为了要恢复状态去做些什么,我没必要像以前一样付出,因为他们没给我提供一点帮助,而他们认为这都是我的借口。”伯吉斯的水平远不如受伤之前,他打了三场比赛之后,在前往弗吉尼亚联邦大学的前一天,俱乐部告知他已被停赛,不用再回来了,球队发布声明终止了他的合同。伯吉斯和球队达成了协议,可球队并没有向他支付全部薪水。

两年后,伯吉斯又有了类似的遭遇,在为匈牙利的塞克什白堡效力期间,相同的事情又发生了。他感觉不舒服,告诉球队官员说他需要治疗。他的经纪人受到了球队的抱怨,然后他在没有接受充分治疗的情况下,继续比赛。他说道:“只是让我做了一些我自己都可以做的狗屁练习。”几周以后他的跟腱撕裂了,球队让他选择留在这里还是回国接受治疗。他选择回国手术,但是球队拒绝支付手术费用。合同里虽然有医保,可他要回国治疗,就必须自掏腰包。球队也拒绝向他支付合同中剩余的25000美元。一个月前他第一个儿子刚刚出生,所以他必须拿到这笔钱,伯吉斯说:“他们让我回家等儿子出生之后再回来,我很感激。我不敢想象错过儿子出生会怎么样,他们想让我见证这个时刻。”白堡最后付款了,但是在伯吉斯威胁起诉他们之后才给的。

杰克逊在波兰的开始就是灾难。他到了不久以后,教练就下课了,新教练继任之后不待见杰克逊不想执教他。因为他合同太大了。去年冬天,赛季第15场的时候,杰克逊的女友和孩子刚刚来到他身边不久。杰克逊回忆起教练说美国球员都很自私,他们被孤立了。第二天,他和美国同胞托尼-毕肖普收到球队邮件,通知他们已被解约。休赛期,杰克逊希望可以有个解决方案。他与其他人的遭遇被人了解是这件事的开端,更多的联赛开始成立球员工会,联赛开始和工会合作是一种进步。

两年前,就有人讨论是否成立球员协会。而协会初始时期的希望是欧洲联赛给的,他们在2018年欧联四强期间开始组织协会。曾在NBA和欧联中效力的波斯简-纳赫巴被选为欧洲球员协会经理主管,他与所有球队见面,了解球员反馈并传达球员需求。两个赛季以来,球员协会带来了改变。确保了球员能按时拿到工资。球队不允许拖延发放超过30天。以前除了起诉球队之外,没有别的举报方法。而现在可以通过协会解决问题,欧洲联赛收到通知后,会制定相应的处罚规则,在球队没有解决欠款问题之前,不允许与其他球员签约。球员协会首任副总裁,欧洲联赛曾经的老将凯尔-海因斯表示,有些变化其实很小,但是它提高了职业化标准。新规则里面也包括了推迟训练营开始时间,训练营期间会有几天假期,赛后会保障热食,保证球员出行乘坐商务舱,客场比赛时每位球员都会有自己的房间,比赛开始时可以坐在紧急出口的位置,并且有专门医生为球员提供伤病解决办法。海因斯说:“欧洲联赛自称为世界第二,这些事情改变了联赛和俱乐部的精神面貌。”

3月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球员协会发挥了作用。球员们集体决定缩减赛程,球员协会和联赛进行谈判,确保球队为没有进行的比赛支付至少90%的薪水。伯吉斯说:“低级别联赛球队知道球员手中有这个权力,他们利用球员,为己谋私。对那些球员来说,他们只需要一次机会,就可以改变一场比赛或者打出一个出色的赛季,整个人生都会为此改变。因此很多人努力前进,因为机会是求之而不得的。但是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如愿呢?”

杰克逊不需要再面对这些让他头疼的事了,6月他收到了奥斯特鲁夫用于和解的1万美元,他还在等什切青旧城俱乐部支付费用,就是那个教练认为美国球员自私,就解雇他的球队。杰克逊还想继续打球,他在加州与其他球员一同训练,等待下个机会,这次他想去亚洲打球。他在堪萨斯的前队友朱利安-怀特去了台湾联赛,他的经纪人联系了那支球队说杰克逊想和他兄弟一起打球,他觉得那支球队可以信任。杰克逊说:“如果是欧洲球队,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去,我有些朋友已经不打球了,还在等那些球队给他们钱,可是现实事与愿违,被这样对待是可悲的。”

原文:CJ Moore

编译:晴天

a.topic-link { margin: 10px auto; display: block; width: 600px; } .topic-box { width: 600px; height: 75px; background: url('//tu.duoduocdn.com/uploads/day_160627/201606271101388748.png') repeat-x; margin: 0 auto; position: relative; } .topic-thumb { position: absolute; left: 5px; top: 3px; height: 69px; width: 92px; background: url('http://tu.qiumibao.com/uploads/day_181109/zt_3381541724858.jpg') no-repeat; background-size: 100% 100%; } .topic-angular{ position: absolute; right:0; top:0; width:46px; height:42px; background:url('//tu.duoduocdn.com/uploads/day_160627/201606271101463680.png') no-repeat; } .topic-box b { position: absolute; left: 105px; right: 15px; color: white; line-height: 75px; overflow: hidden; text-overflow: ellipsis; white-space: nowrap; } 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