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欧冠>新闻详细

地理学堂:姆希塔良的祖国亚美尼亚,世界上第一个基督教国家

2020-11-15 15:07:13

他们是原苏联的加盟共和国之一,地处亚欧分界线大高加索山的南麓,是一个地跨欧亚两个大洲的国家。苏联解体后,在亚足联和欧足联的选择中,他们选择参加欧足联的比赛。

他们自从脱离苏联独立后,从未打进世界杯、欧洲杯的决赛圈,却有一位曾在乌克兰豪门顿涅茨克矿工、德甲的多特蒙德、英超的曼联、阿森纳效力过,目前仍效力于五大联赛的球星——姆希塔良。

5eef38c9e0d4f_thumb.jpg

最近,这个国家又因为同邻国阿塞拜疆的领土争议陷入长达近一个月的军事冲突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在国际足坛,除了姆希塔良之外,又因为队长参军、一位22岁的球员为国捐躯成为国际足坛的焦点。这个国家就是亚美尼亚。

亚美尼亚早早地丧失了欧洲杯资格。目前,该国依然征战欧洲国家联赛。欧洲国家联赛中,亚美尼亚位于第三档,和欧洲杯新军北马其顿、邻国格鲁吉亚以及爱沙尼亚同组。目前,亚美尼亚取得了1胜2平1负积5分的战绩排名小组第三位。

亚美尼亚vs波兰

亚美尼亚vs波兰

那么,姆希塔良的祖国亚美尼亚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国家呢?今天的足球地理学堂,我们就一起走进亚美尼亚,了解这个国家。

亚美尼亚:亚洲还是欧洲?

亚美尼亚是原苏联的15个加盟共和国之一,是一个地处亚欧分界线——外高加索山脉南侧的一个高原内陆国家,该国国土面积2.98万平方公里,相当于我国海南岛面积的85%。人口大约306万。

地理位置上,亚美尼亚北邻格鲁吉亚、西邻土耳其,南接伊朗、东部和西南部与宿敌阿塞拜疆相接壤。其中,该国南部直接把阿塞拜疆本土与纳希切自治共和国万相互分离。因为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的冲突,导致了纳希切万和本土之间要想互通,只能舍近求远走伊朗。

亚美尼亚地图

亚美尼亚地图

亚美尼亚地处亚洲与欧洲的天然分界线——外高加索山的南侧。如果按照自然地理学划分,亚美尼亚是一个实打实的亚洲国家,但是因为长期受苏联以及俄罗斯文化的影响,亚美尼亚更倾向于加入欧洲。因此,自亚美尼亚独立以来,他们就坚定不移地加入了欧足联。

欧洲杯预选赛:亚美尼亚vs意大利

欧洲杯预选赛:亚美尼亚vs意大利

亚美尼亚故事:第一个基督教国家

亚美尼亚地处阿塞拜疆、伊朗、土耳其三个穆斯林国家的包围圈,但它却是一个实打实的基督教国家,而且是世界上第一个基督教国家。

亚美尼亚本来国家故事,就值得大书特书一笔。亚美尼亚人是外高加索山的一个古老民族。虽然亚美尼亚民族形成的历史较早,但因为人口少,加上高加索山作为亚洲通往欧洲大陆的必经之路,又是天然防御阵地。地理位置重要,因此,亚美尼亚人的命运注定成为了各路豪强争夺之中。

早期,他们曾经被波斯人征服。后来,波斯在入侵希腊的斗争中很失败,入侵欧洲的梦想只能就此止步。后来,希腊北部的一个叫做马其顿(不是今天的马其顿,古希腊的马其顿语属于希腊语的一支,今天潘德夫说的马其顿语跟保加利亚语类似)帝国兴起。

后来,亚历山大大帝东征灭亡了波斯。亚美尼亚归于马其顿帝国。亚历山大大帝去世后,马其顿帝国被划分为马其顿、托勒密和塞琉古三部分,从此,欧洲进入了希腊化时期,亚美尼亚地区划给了塞琉古。

塞琉古(绿色)

塞琉古(绿色)

但塞琉古帝国的历史并没有持续太久。公元前198年,罗马人入侵塞琉古王国。前190年,在罗马和塞琉古的交锋中,亚美尼亚人宣布独立,建立起亚美尼亚王国。全盛时期的亚美尼亚王国,领土包括从里海到地中海的广大地区。这是属于亚美尼亚的辉煌历史。

5fb01f5f63879_thumb.jpg

此后,亚美尼亚又一次陷入了罗马人和波斯人的争夺之中。公元3世纪起,罗马人面临着蛮族入侵的压力,逐渐放松了对亚美尼亚的控制,亚美尼亚大部分地区沦入到了波斯人的势力范围,成为了波斯的保护国。

伊斯兰教未产生之前,波斯的宗教信仰为拜火教。获得亚美尼亚大部分地区统治权的波斯人,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强迫亚美尼亚人改信拜火教。

拜火教

拜火教

为了不被同化,公元301年,亚美尼亚宣布基督教为国教,成为了世界上首个基督教国家(罗马是米兰赦令之后才皈依基督教)。从此,基督教在亚美尼亚的土地上扎根。

此后,亚美尼亚曾经被信仰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土耳其人征服,但他们始终没有改变自己的基督教信仰。如今的亚美尼亚实行对华免签的政策。疫情过去后,很多人会按捺不住自己躁动的内心,可以在申请格鲁吉亚的电子签之后,再去亚美尼亚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塞凡湖

塞凡湖

去亚美尼亚的吧友们,可以在首都埃里温旅行完之后,前往亚美尼亚的国家名片——塞凡湖旅行。塞凡湖是高加索山区最大的高原湖泊,是一个美丽的湖泊,也是亚美尼亚的国家名片。塞凡湖一词来自亚美尼亚语,意思是黑色寺院。

在塞凡湖旅行,不仅可以看到湛蓝的湖水,还可以看到湖边的各式各样的基督教的教堂、墓地和修道院。比如兹瓦尔特诺茨教堂、成诺拉杜兹、格加尔德修道院以及埃奇米亚津大教堂以及深坑修道院。尤其是深坑修道院,简直是亚美尼亚的国家名片。

5fb022f1f3e15_thumb.jpg

因为政治冲突,亚美尼亚分组问题

亚美尼亚此前和阿塞拜疆的政治冲突,亚美尼亚队长的“参军”新闻以及亚美尼亚一位22岁球员的战死,让人们重新认识到了亚美尼亚这个国家。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的政治冲突的根源就是关于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州(纳卡州)以及附近(纳卡地区)的归属权问题。

5fb01f60aa131_thumb.jpg

纳卡地区原本是阿塞拜疆境内的一个自治州,面积大约1万平方公里,人口15万。然而,该地区的居民构成以亚美尼亚人为主。亚美尼亚人占该地区人口的90%。

从历史上看,该地区一直以来都是亚美尼亚人。在波斯萨法王朝(已皈依伊斯兰教,该王朝信仰伊斯兰教什叶派)统治时期,出于打压异教徒的需要,波斯统治者驱逐亚美尼亚人,鼓励语言相近的阿塞拜疆人迁入其中,阿塞拜疆人成为了这里的居民。

后来,俄波(波斯)战争之后,俄国取代波斯成为了外高加索东亚美尼亚和北阿塞拜疆地区的统治者。沙俄信仰基督教,因此选择扶持信仰基督教的亚美尼亚人,打压信仰伊斯兰教的阿塞拜疆人。亚美尼亚人大量回归,成为了这里的主要民族。

苏联时期,如果按照民族自决原则将纳卡划给亚美尼亚。后来,出于安抚伊斯兰势力并稳住南部边陲的需要,亚美尼亚人因人数少而成为了大国博弈的牺牲品。1923年,苏联对行政区做了划分,将纳卡地区划给阿塞拜疆,成为“阿塞拜疆苏维埃共和国”的一个自治州。这次划分引起了当地亚美尼亚人的强烈不满,也为苏联解体后亚阿两国的争端埋下伏笔。

苏联即将解体的1988年,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两个加盟共和国曾经爆发军事冲突。苏联解体后,双方直接酿成战争。直到1994年,亚阿才在国际社会的协调下达成和解。此后,武装冲突一直没有停过。

因为亚阿领土争议,双方的边境一直都是关闭状态。因为政治冲突,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是无法同组的。2020年欧洲杯,如果亚美尼亚晋级,他们将不能分在巴库所承办的A组。

巴库奥林匹克球场,2020欧洲杯举办场地。亚美尼亚如果晋级欧洲杯,将无法分在该球场举办的A组赛事

巴库奥林匹克球场,2020欧洲杯举办场地。亚美尼亚如果晋级欧洲杯,将无法分在该球场举办的A组赛事

欧足联精心设计的回避原则还是遇到了问题。2019年欧联杯决赛,阿森纳和切尔西闯进最终决赛。因为比赛所在地是巴库,当时效力于阿森纳的姆希塔良却因此无法前往客场比赛。这不得不说是政治影响足球的结果。

2019年欧联杯决赛巴库之战,阿森纳的姆希塔良因为政治冲突缺阵

2019年欧联杯决赛巴库之战,阿森纳的姆希塔良因为政治冲突缺阵

除此之外,亚美尼亚还跟土耳其无法同组。历史上的种族屠杀事件,亚美尼亚与土耳其的关系势同水火。至今,两国都没有打开国门。

土耳其(红色),亚美尼亚不能同组的球队

土耳其(红色),亚美尼亚不能同组的球队

简言之,欧预赛、世界杯欧洲区预选赛或欧国联比赛中,亚美尼亚所在的组一定不会出现阿塞拜疆和土耳其两支球队。

结语

今天的足球地理学堂,我们跟随姆希塔良的脚步了解了亚美尼亚,了解了亚美尼亚的漫长历史。下一期的足球地理学堂,我们将跟随另一个球星,走进他的祖国(或出生地)。下期足球地理学堂,我们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