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甲>新闻详细

真得“好自为之”,传统武术只能靠马保国们刷存在感了吗?

2020-11-17 19:17:37

今年5月17日,在山东举办的演武堂比赛中,声称要为传统武术正名的“混元形意太极门掌门”马保国被业余搏击爱好者王庆民击败。开场4秒便被击倒、30秒内被击倒3次的画面,成为网络热点。

一时间,马保国成了广大群众所嘲弄的对象,传统武术圈子更是对其一阵痛批,一位采访本次事件的记者曾在心中认定,马保国已经是“社会性死亡”。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如今马保国竟然又火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火。在B站的鬼畜视频里,关于马保国的视频播放量大都是六位数起步,有的甚至达到上千万。

至于马保国为何能“梅开二度”,主要原因有两条。一是五月份成为热点之后,便有UP主在他身上打起了文章,马保国的名字一直没有离开人们的视线。

二是B站买下了S10的版权,而在比赛解说中,“年轻人不讲武德”、“我大意了没有闪”等网络梗非常符合比赛战况,这让马保国的人气逐渐积累起来,终于成了名副其实的“网红”。

(一)

在被王庆民暴打之后,很多人都说马保国是骗子。实事求是地说,马保国的身手确实不咋地,但以此来定性为“骗子”还是有些武断。

比如马保国早年就在英国开馆收徒,挣的是英镑,而且据媒体报道收入不菲。如果他在收徒时所强调的是养生健体,那么他还真不算诈骗。

不管怎么说,马先生的身子骨确实不错,至少我就不敢保证自己在69岁时也能像他这样,走上擂台跟人比划两下。

可如果他以搏击效果为噱头,那么在性质上,与拿着保健品批文四处行医的权健集团没什么两样。毕竟,马先生的“闪电五连鞭”、“接化发”等绝招,恐怕在辽北著名狠人范德彪手下都走不了几个回合。

(二)

当然,具体是不是诈骗,还得法律说了算。但综合马保国的过往事迹,给他一个“小丑”的评价不算过分。

如果你不认可这个评价,建议去读一读冯骥才的小说《神鞭》,里面有个人物叫索天响,路数跟马保国差不多,跟另一个人物戴奎一相比,就是个小丑的角色。

而马保国甚至还不如索天响,至少人家索爷有点儿功夫,跟主角儿傻二交手都没被打躺下;嘴皮子功夫也更溜,说段儿《大保镖》都没问题。

然而在这年头,美与丑都不是重点,谁拥有了流量谁就成功。可能用不了多久,马保国就能利用自己的人设,走上综艺节目洗白,再一头钻进直播间带货,赚个盆满钵盈。

(三)

只是,马保国的成功,却要让整个传统武术来买单。马保国不是第一个让传统武术蒙羞的人,闫芳、雷雷之流,已经让传统武术引来了巨大的质疑。

而马保国被王庆民暴打,再次坚定了广大网民对于传统武术的否定态度。虽说B站网友也只是拿马保国开涮砸挂,但有意无意中,已将马保国与传统武术挂钩,长此以往,人们在意识里很可能会把传统武术与当年的气功相提并论。这对传统武术来说,无疑是不可逆的伤害。

虽然传统武术圈子从一开始就揭穿马保国的本来面目,并与之划清界限,但与网友们的质疑、嘲笑相比,这样的回应毫无力度,很难找回场子。

如果未来再出现几个马保国、雷雷之流,那么传统武术的口碑和群众基础将会变得更加脆弱,甚至很可能会变成一个笑话,彻底成为历史。

(四)

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算传统武术消失,我们也不能让它以一种笑话的身份走进历史。毕竟传统武术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理应受到保护。

然而现实情况却是,我们一直喊着文化自信,甚至连洋地名也要改过来,可面对陷入困境、绝境的传统文化,却往往是束手无策。

传统武术想要找活路,首先就要搞清楚,为什么自己这个圈子给那么多骗子、小丑提供了寄生的土壤。

本世纪初,央视曾对所谓的“武术大师”做过调查,并推出过专题节目,揭穿这些“大师”的骗术。

年轻人不讲武德

节目中有专业人士分析,这些个“大师”源自于上世纪80年代。那个时候,生产建设刚刚恢复正轨,国门也刚刚打开,见识到了与外界的真正差距后,文化自卑、崇洋媚外的心理开始出现。

这种环境下,我们需要一些优秀的传统文化来振奋士气、恢复自信,而中国功夫就是很不错的着力点。所以,《霍元甲》、《少林寺》等影视作品极受欢迎。

不过,这也给很多骗子留下了空间,像气功、算命之类的文化糟粕也死灰复燃。不过与其他行当相比,寄居于传统武术界的假把式、嘴把式们,生存时间更为长久。

比如那些火爆一时的气功大师,其实都是利用“障眼法”来欺骗学员,可随着电视的普及,这口饭便没那么容易吃了。

随着越来越多的“大师”栽跟头,气功也终于没了市场。至于那些“大师”们,有的像严新那样卷款跑到海外,有的则像王林那样,利用积累起来的人脉资源当起了掮客。

而武术这边的情况就不一样了。由于李小龙当年在海外打下的坚实基础,再加上国际间的交流日益加深,中国功夫已经成为一张名片,有着非常广阔的市场。

而且,很多武侠作品中还给功夫注入了中国传统的哲学思想,这又给了大师们忽悠的空间。马保国能在英国收徒弟,便是个典型案例。

(五)

传统武术想要正名,首先要做的就是根除这些嘴把式、假把式,但仅靠正面的回怼,起不到什么效果,因为这只是被动的应对方式,根本应付不了那些此起彼伏的牛鬼蛇神。

最好的办法,还是自己的腰杆子得硬起来,靠着实力去市场上刷存在感,挤掉那些伪大师们的生存空间。

在传统文化领域,已经有了成功的先例。这个人就是张云雷,虽说在表演时胡乱砸挂的行为十分不妥,但他利用饭圈,让半死不活的京剧艺术又活了过来也是事实。

当然,很多人对此并不买账,可京剧本来就是娱乐圈的东西,火爆时期跟现在的饭圈还很相似。让京剧重归娱乐圈,在市场上讨口饭吃,也没什么不妥。

至少,体制内的京剧大师没人能像张云雷这样,让京剧火起来。大连京剧院院长杨赤坦言,国内没有任何一个京剧团能自己养活自己。若从业者连饭都吃不上,这门艺术离灭绝也就不远了。

(六)

从本质上说,传统武术是竞技体育的一种,而竞技体育项目想要生存,需要有正式比赛,转播收入也好,商业收入也罢,都要围绕比赛来运作。

而这方面正是传统武术的软肋所在,因为与其他项目相比,传统武术的实战性实在太弱。

上世纪80年代初,体育总局出台了散打比赛规则,散打成为正式体育项目。然而对于这种新事物,很多传统武术者都看不上眼,因为散打的训练方法都是按照国外的套路来,动作上也没少借鉴国外搏击术,不中不洋,就是个野狐禅。

新成立的散打队很谦虚,毕竟自己没经验,所以诚心邀请了一些有名气的传统武术大师前来指点切磋。不过,比赛过程却跟王庆明暴打马保国差不多,面对力量、速度优势极大的散打队员,传统武术家们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有的传统武术家给自己找台阶下,认为输掉比赛的原因是规则不允许踢裆、插眼,散打队员们听了都忍俊不禁,真要是没有这些规则限制,挨踢被插的也是那些武术家,而且散打队员们踢裆插眼,可不是闹着玩的。

(七)

时至今日,仍然有人用类似的说辞为传统武术护短,比如“真正的传统武术是杀人技,不适合擂台比赛”。

其实这句话倒也不假,可就算不假,也无非是聊以自慰。国际上曾经是杀人技的搏击、格斗术也有不少,可是人家依旧在擂台上活得很滋润。可见,是不是杀人技,跟你是否能生存没有关系。

想要把传统武术传承下去,唯一的出路就是放弃门户之见,撕掉传统标签,借鉴国际职业赛事的经验,让传统武术走上擂台。

当然,做到这些并非易事,光是“撕掉传统标签”就很难。从大清国到现在,一直都有人对“传统”二字怀有洁癖心理。以散打为例,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人说它不是中国功夫,而是“拳击+腿法”。

这种情况不只存在于传统武术领域,比如在美食界,但凡用料、流程与传统不一致,就要被扣上“邪教”的帽子。

往小了说,这些做法都是“固步自封”,往大了说,那就是“文化自卑”。自信的文化,从来都是以开放包容的态度去和外来文化交流,取长补短,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正如《一代宗师》里叶问所说,所谓大成若缺,有缺憾才能有进步,勉强求全等于固步自封。

《走向共和》里的馄饨小哥说得更加透彻,无论在汤里添了羊头骨还是鸭舌,馄饨汤还是馄饨汤,只要馄饨汤好喝,馄饨摊子就不会倒,摊子不倒,这锅汤就能继续熬。

一个圈子里的败类、反面小丑,如今在网络上再次爆红,虽说马保国代表不了传统武术,但传统武术圈子,以及整个传统文化圈子,都应该审视一下自己的处境了。

因为现在的人都很忙,没有那么多空闲去分辨马保国与传统武术之间的区别,他们对于马保国的态度,很大程度上就是对待传统武术的态度。

所以,传统武术圈子必须得好好考虑,怎样才能让自己这锅汤继续熬下去。否则,传统武术未来也就只能靠着马保国之流刷一刷存在感,最终不得不接受消失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