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甲>新闻详细

排名靠抽签,必须使用全场紧逼战术...奇葩规定可不止体测

2020-10-07 11:04:31

近日来,“体测是否该成为运动员的拦路虎”一事成为了国民热衷的探讨话题。

9月26日,2020年全国游泳冠军赛在山东青岛开赛,中国游泳名将傅园慧在女子100米仰泳比赛中以59秒48的成绩勇夺第一。值得一提的是,她也是预赛唯一一位挤进1分钟大关的选手。

出乎意料的是,在预赛勇夺第一的傅园慧因为体能测试未达标而告别决赛。

无独有偶,预赛获双第一的中国游泳名将王简嘉禾也因为体能测试未达标而提前告别决赛。据统计,截止到目前至少有7名中国泳坛名将因为体能测试未达标而无缘决赛。

除此之外,象棋、击剑、体操、铅球、跳水、篮球、足球等多个领域都已经和体能测试紧紧连接在一起。

在今年的全国体操锦标赛上就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由于太多名将因为体能测试未达标而提前遭到淘汰,资格赛排名倒数第一的选手居然都进入了全国总决赛。最终她选择了一个难度最低的前手翻完赛,成功夺得了全国体操锦标赛第5名。

“体能测试”这一座大山不仅让许多运动员苦不堪言,甚至直接封死了一批人的前进道路。

铅球世界冠军巩立姣原本是全国田径锦标赛铅球冠军的有力争夺者,但因为难以应对高强度的体能测试,干脆直接宣布弃赛。

为何体能测试突然在中国体育界掀起如此之大的风浪?

今年2月24日,体育总局办公厅发布《体育总局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强化基础体能训练恶补体能短板的通知》称,各备战单位需将体能达标作为选拔运动员的前提条件,不达标者不得参加东京奥运会。

《通知》还提到,体能测试要与发放训练津贴挂钩,对体能测试不达标的运动员及相关人员要按规定坚决扣除部分训练津贴。

简而言之,不管你是干啥的,不管你在本专业成绩如何,只要体能测试不过关就通通PASS !

为何一个体测就难倒了如此之多的英雄好汉?

根据《国家队体能达标测试评分标准(2020 年 2 月版)》要求,体能达标测试分为基础体能测试、躯干稳定性和上下肢左右侧力量均衡性测试以及板块体能测试。

仅基础体能测试就包括座位体前屈、30米跑、垂直纵跳、引体向上、2千米/3千米二选一等复杂项目。

除此之外,国家体育总局明确要求,三项测试各占100分,总分低于240分、任何一项低于75分者全部视为不合格。

毫无疑问,体能在任何一项运动中都占据着非常重要的环节。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每一项运动对于体能的基本要求都不尽相同,如果以一个固定的标准要求来衡量所有运动员的体能就显得有一些古板。

除了近期闹得沸沸扬扬的体能测试,中国体育历史上还曾有过许许多多的奇葩规定。

一、球队升级不由排名决定,而由俱乐部投票决定

2008年7月5日,全国男子篮球联赛(NBL)落下帷幕,冠亚季军分别为广东凤铝、天津荣钢以及青岛双星。

按照常理来讲,获得冠军的广东凤铝升入CBA联赛似乎无可争议,但经过CBA联赛准入评估小组对于三家俱乐部的评估,居然决定由亚军天津荣钢升入CBA联赛、季军青岛双星获得替补资格,反而是夺得NBL冠军的广东凤铝遭到淘汰。

原来,CBA联赛委员会并没有采取通用的准入制作为升级标准,反而更改为“投票公决”。

2008年9月4日,CBA联赛委员会内部经过无记名投票后表决:天津荣钢获得10票、青岛双星获得6票、NBL冠军广东凤铝仅仅获得1票。

此结果一出,广东凤铝俱乐部立即召开相关新闻发布会,公开质疑CBA联赛所谓准入评估小组的公平性。7月23日,广东凤铝俱乐部再度重申对于准入评估小组的不满,并且旋即宣布将为了维护自身权益而采取法律手段。

2008年10月7日, CBA委员会全体委员对于广东凤铝一事重新进行无记名投票,但结果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天津荣钢获得25票、青岛双星获得24票、广东凤铝获得0票。

联合声明内容

不久后,16家俱乐部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全力支持篮协作出的一切决定,广东凤铝的“CBA梦”就此宣告破灭。

尽管已经确定无缘CBA,但广东凤铝高层依旧没有放弃最后一丝希望。

2008年10月22日,俱乐部正式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中国篮协,认为后者临时将升级依据由准入制改为投票公决。

遗憾的是,法院并没有受理广东凤铝俱乐部的起诉。

万般无奈之下,广东凤铝篮球俱乐部只能结束维权行动。不久后,俱乐部相关高层在广东佛山召开新闻发布会,办公室主任谭杰含泪宣布广东凤铝退出中国篮协组织,俱乐部随后遣散了所有一、二线队员,一场轰轰烈烈的“凤铝维权事件”就此落下帷幕。

二、CBA每支球队至少使用一节全场紧逼战术

2002年世界男子篮球锦标赛在美国举办,被寄予厚望的中国男篮在该届赛事中表现糟糕,仅仅获得一场胜利,最终只能排名第12位。

在不久后举办的釜山亚运会中,中国男篮与东道主韩国会师决赛。当比赛进行到只有30秒时中国队依旧领先7分,但随后因为一系列混乱的战术以及漫不经心的态度导致韩国队将比赛拖入加时,最终以102:100击败中国队夺得冠军。

回国后,篮协认为中国男篮表现不佳的原因与不擅长应对全场紧逼战术有很大的关系。

为了加强中国队的全场紧逼能力,篮协特意修改CBA相关规则,要求每支球队在4节比赛中必须有1节使用全场紧逼战术。

为了规范全场紧逼战术,篮协甚至使用大篇幅的书面文件来界定全场紧逼战术的标准,并且规定:每支球队必须事前确定好哪一节使用全场紧逼战术,并且将结果提前告知对手。

该政策一出立刻引起了中国篮球界的全体声讨,几乎所有CBA球队的球员和教练都表示了强烈的反对,甚至有部分外教将这一项规定称为“最愚蠢的决定”。

遗憾的是,外界的批评并没有动摇篮协实施该规定的决心。

在2002~2003赛季的CBA联赛中,这项严重脱离比赛实际情况的规定让教练员和队员都头疼不已。公开透明的背景条件让强调隐蔽性与突然性的全场紧逼战术完全失去作用,就连裁判在判罚过程中都没有办法准确掌握尺度。

一个赛季后,这项堪称奇葩的规定就被丢进了历史的垃圾桶。

三、客场进球算俩,球员狂射自家门

在1990年全国足球锦标赛中,有关部门使用了“每场比赛一定要决出胜负,两队相同积分时客场进一球算两个”的规定。

我们举一个例子大家就知道这项规定有多奇葩了。

在当届赛事中,北京队在自己的主场1:0小胜天津,占得两回合先机。在双方的次回合决战中,坐镇主场的天津队在88分钟内和北京队战成1:1平。

按照规则,如果在90分钟内战成1:1,双方就必须进入加时赛。

天津一方深知自己处于落后状态,于是想要守住平局以获得更多的比赛时间。北京一方想要让天津队在最后两分钟攻入一球,这样他们就能够在90分钟内结束比赛,并且以总比分2:2淘汰天津(由于北京队取得了一个客场进球,因此我们可以实际的总比分理解为3:2)。

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之下,中国足球乃至世界足球历史上都绝无仅有的一幅画面出现了:北京队门将在比赛最后阶段弃门而出,北京队球员调转枪头朝自家球门射门。对手天津队反而堵在了北京队球门前,奋力阻挡北京队球员的射门。

这样的画面在今天看来的确匪夷所思,但却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中国足球的历史上。

四、头球进一个算俩,前锋屡屡“空门不射”

比起客场进一球算俩,中国足协推出的“头球进一个算俩”政策名气可谓大了许多。就连身边完全不懂足球的朋友也曾问:中国足球真搞过“头球进一个算两个”规定?

没错,这项你今天看来堪称奇葩的规定也曾出现在中国足球的历史上。

时间回到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擅长高举高打的新西兰国家队曾依靠两记不讲道理的头球击败中国队,让中国队的世界杯梦提前破灭。

那一场比赛结束后,足协看中了不讲道理的高举高打战术,随后立即确定了中国足球的未来发展方向--身体对抗、高空作业。

为了大力推广“加强身体对抗、鼓励头球破门”精神,打造世界范围内独具特色的中国头球队,中国足协旋即决定自当赛季开始实行全新进球规定:凡通过角球、任意球头球破门,进一个算俩!

放眼现代足球几百年来的历史,头球进一个算俩的规定只在中国足坛出现过。一时间,各大球队纷纷陷入“空门不射”的怪圈,各路前锋们总是想尽办法将球挑起使用头球攻门。

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之下,中国球员的头球技术不仅没有获得提高,联赛最为基本的观赏性也因为奇葩规定的介入荡然无存。仅仅一年后,足协就就在铺天盖地的质疑声下取消了该项规定。

五、上座率低要罚款,俱乐部纷纷“送票”

在本世纪10年代的很长一段时间,球市低迷都是困扰中国足协的一大难题。

由于中超联赛缺乏大牌球星,加之各大俱乐部呈现出来的整体竞技水准难以达到预期,绝大部分球迷都不愿意亲临现场观看比赛。

为了挽救球市低迷的困境,中国足协在2007年下达了一个堪称奇葩的规定:若中超各队场均上座人数低于1万,扣除年终联赛分红5%;若场均上座人数低于5000,扣除年终联赛分红10%。

足协的本意非常明确:通过将上座率和年终分红挂钩的规定刺激俱乐部提升自身实力,从而达到火爆球市的目的。

足协的出发点固然没错,但实行方式却有一些过于偏激。

众所周知,足球文化的培养绝非一朝一夕之功,即便某些大城市拥有足够基数的球迷,但俱乐部想要在短时间内吸引球迷走进现场也绝非易事。

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之下,中国足坛的又一副奇葩景象出现了:为了达到足协制定的上座人数要求,各大俱乐部纷纷开启免费看球活动,不少球队甚至还委派专人以派发传单的方式赠送球票。

更有甚者,俱乐部组织旗下公司员工前往现场免费观赛,以达到“凑人数”的目的。

在各大俱乐部的努力之下,当赛季中超联赛的上座率终于达到了一个“令人满意”的数字。

六、每队最多只能拥有四位国脚

本世纪初期,随着优秀海外联赛在国内的影响与日俱增,如何提高本国联赛竞争力以及观赏度成为了全民热衷探讨的话题。

似乎是为了向上世纪90年代“百花齐放”的小世界杯学习,中国足协在2004年也推出了一项以提升联赛竞争力为目的的规则:

一支球队最多拥有4名国脚。

换而言之,如果某一支球队阵中已经有了4名国脚,那么在这4名国脚离队前,这支球队都不能以任何形式引进国脚级球员。

现在看来,这条规定只能用荒谬二字形容。

首先,该项规定严重影响了俱乐部的自主决定权,让俱乐部对于旗下球员的管理以及对于新援的引入受限于上级足协,不利于联赛的良性健康发展。

其次,该项规定虽明确了各队拥有国脚的上限,但却没有给出国脚的明确定义。

当时有过国家队经历的球员可谓多如牛毛,有些人虽然冠以“国脚”之名,但仅仅入选过国家集训队,甚至都没有代表国家队参加过任何一场比赛。

试问:如果这些球员都可以归为国脚行列,那不少球队恐怕连首发11人都凑不齐。

由于该项规定的不明确性,各大俱乐部实行过程中遇到了种种难题,而足协明显也低估了实行此项规定的难度。

最终在双方的默许下,这规定在不久后就以不了了之的形式退出了历史舞台。

七、联赛取消升降级,国脚禁止留洋

笔者在前文提到,中国的足球联赛在本世纪10年代曾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低谷。究其原因既和缺乏大牌球星有关,也离不开足协之前颁布的一项奇葩规定。

1997年,顶着“史上最强”光环的中国国家队出人意料的无缘1998年法国世界杯。为扭转败局、重燃世界杯希望,国足随后请来了“神器教练”米卢,并让号称“阎王”的阎世铎担任足协负责人。

阎世铎上任后,立刻明确了“一切为冲击世界杯让步”的核心思想。2000年,足协萌生了有关于取消2001赛季甲A升降级制度的想法。

同年11月,阎世铎在全国日报足球报道研讨会上顶着众多媒体的压力继续推行该项规定。

2001年,时任亚足联副主席、亚足联竞赛部主任的张吉龙用他那堪称无敌的手气为中国队带来了一副绝世好签:沙特阿拉伯、伊朗以及伊拉克被分到了A组,而实力相对较弱的阿曼、卡塔尔、阿联酋以及乌兹别克斯坦则和中国一起被分到了B组。

要知道,由于2002年世界杯在日本和韩国举行,中国队已经在资格赛中少了两大天然竞争对手,加之同组并无传统亚洲强队,中国队的出线形势可谓一片大好。

为了把握住千载难逢的晋级机会,中国足协进一步坚定了取消2001赛季升降级制度的想法。

与此同时,为了保证国家队成员有充足的时间集合训练,足协下令在日韩世界杯10强赛开打之前,任何中国球员都不能去海外联赛效力。

这一规定直接切断了不少中国球员的留洋梦。

举例来说,中国足坛著名后卫张恩华2000年末加盟英甲的格林斯比队,这位才华横溢的带刀后卫来队不久后就打入三球,帮助球队拿到了宝贵的5分。

遗憾的是,足协的一纸禁令让张恩华的留洋梦只能提前结束。10强赛之前,万般无奈的张恩华离开格林斯比返回国内,此后数次尝试终没能再度开启留洋之路。

从某个角度来讲,足协的“一切为冲击世界杯让路”策略还是取得了成效,国足在2002年终于如愿以偿进入了世界杯决赛圈。

但以后来人的角度看,这项违背足球发展规律的奇葩规定几乎摧毁了职业联赛的根基:球员毫无斗志、观赏性下降、赞助商撤资、留洋风戛然而止······甚至发展到最后的假球横行,中国足球的“十年黑暗”就此到来。

八、联赛无钱分红,拿啤酒+打印机顶账

2008赛季的中超堪称是“中国足球混乱的最高峰”。

就拿当时沸沸扬扬的“武汉退赛事件”为例。深陷保级泥潭的武汉光谷在2008年9月28日迎来了强敌北京国安,经过90分钟的艰苦战斗,武汉光谷最终1-1顽强逼平国安,抢得保级路上的关键一分。

比赛过程中,武汉光谷球员李玮锋因为践踏国安球员路姜被罚下场,而后者因为锁喉李玮锋同样吃到红牌。比赛结束不久后,足协即发布公告,宣布李玮锋与路姜各禁赛8场、罚款8000元。

从某个角度来讲,这一项处罚对于国安来说可谓“不痛不痒”,但对于缺兵少将的武汉关光谷来说可谓“当头一棒”。

时任武汉光谷俱乐部董事长沈烈风公开表示:“这个处罚就是要将我们逼上绝境,如果足协不收回处罚,我们肯定会退出中超联赛!”

最后的结果相信大家都已知道,足协并未理会沈烈风的抗议,武汉光谷最终在2008年10月1日宣布退出中超联赛。

武汉退赛事件几乎就是2008赛季中超联赛的一个缩影:观赏性不足、球员态度不佳、场外乱象多多······中国足协疲于应对层出不穷的负面新闻。

联赛混乱最为直接的体现就是赞助减少。金威啤酒一年冠名费原本为4000万人民币,但由于商家利益严重受损,金威啤酒决定将冠名费缩减为2000万人民币。

少了的一大笔钱拿什么抵扣?金威啤酒给出的答案让人惊掉下巴—居然是他们本公司生产的啤酒。

2009年春节前夕,中超各大球队陆续收到了金威啤酒提供的“分红”—750箱啤酒和1台打印机。

由于联赛的混乱已成事实,加之上座率、收视率都远低于预期,金威啤酒的顶账方式虽然违规,但足协以及各大球队也只能无奈接受。

九、排名靠抽牌,谁先谁后全看运气

按照人们的一贯理解,当两支球队积分相同,则比较胜负关系、净胜球、进球数等数据。不过本世纪初期的足协不走寻常路,在2002赛季前夕公布了这样一项规定:如果两队积分相同,胜负关系和净胜球也相同,就通过抽牌比大小的方式决定排名。

2002赛季甲A联赛结束后,深圳平安与北京国安(同积52分)、天津泰达与沈阳金德(同积34分)都需要通过抽签决定排名。

2002年12月3日上午,在足协办公室,罕见的一幕发生了:深圳平安队助理教练谢峰凭借着一手好手气,以一张梅花Q“击败”北京国安领队魏克兴抽得的梅花J,“夺得”2002赛季甲A联赛的亚军。

在泰达与金德的“较量”中,天津泰达队抽得方块J,沈阳金德队抽得草花六。按照足协制定的规则,天津泰达队名列2002赛季甲A联赛第10名,沈阳金德队则获得第11名。

联赛最终排名出炉后,不少国内媒体都使用“深圳平安抽得甲A亚军”作为标题,或许这才是对于中国足球的最大讽刺。

十、晋级靠赌单双,69难题成足坛笑柄

前面所说的“抽牌定排名”至少还将结果交给了运气,但下面这个例子可有太多未知因素存在。

1999年中国足球乙级联赛,毅腾连铁和绵阳丰谷在小组赛中并列第二,但只能有一支球队可以进军八强。

一向善于创造规则的中国足协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之下突发奇想,由时任联赛竞赛部主任郎效农提出了“单双理论”。

简而言之,毅腾连铁以及绵阳丰谷各自选定“单”“双”,随后派出代表写下一个阿拉伯数字(该数字必须在0~9之间)。

如果两个阿拉伯数字相加为双数,由绵阳丰谷晋级;如果两个阿拉伯数字相加为单数,则由毅腾连铁晋级。

就在足协以为大功告成之时,意外出现了。

在抽签现场,选“单”的毅腾连铁主教练王军将纸条交给郎效农后,郎效农居然当着绵阳丰谷总经理李海生的面询问王军选择的数字。

当王军说出“9”后,李海生立刻接道:“我们选的也是9。”

最终绵阳丰谷凭借着这个说不清道不明的9成功晋级,不过毅腾连铁俱乐部事后向中国足协提出申诉,他们认为抽签过程存在提前泄密情况,而绵阳丰谷并不能证明他们选择的阿拉伯数字是9,而不是6。

写在最后

毫无疑问,所谓奇葩规定的初衷都是为了各项目能够走上快速发展道路。但由于考量不周全、实行过于冒进等多方面原因,这些规定不仅没有起到正面帮助,反而还会让运动员们叫苦不迭。

基于这种背景环境,及时意识到错误并且加以改正就显得非常重要。

就拿近期沸沸扬扬的体测风波为例,经历巨大的舆论压力后,中国拳击协会在9月30日下午发布官方通告,正式宣布对接下来进行的2020年全国女子拳击锦标赛作出体测调整,取消饱受诟病的3千米项目,其他几个项目也分别改为1/2比赛阶段进行。

中国拳击协会的积极求变似乎给其它体育项目开了一个好头,如何根据项目的需求合理变更体测标准,从而保证运动员得到切实帮助,这才是有关部门急需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