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甲>新闻详细

日本,人口危机

2020-11-12 19:10:33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日本人口危机

作者:那日苏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养乐多

2020对于日本来说是个多事之年,福岛核废水已经满溢在储水罐之中,奥运会最后定在什么时候也悬而未决。

这圣火在日本燃的也太久了...

(图片:StreetVJ / shutterstock)▼

今天的日本,可以说迎面撞上了泡沫经济破裂之后又一个低潮期。

日本国内,自上而下也普遍对经济前景持悲观态度。这种态度体现在方方面面,比如贷款消费比例的下降、奢侈品行业遇冷、房产交易量下降等等。

旅游业也遭到重创,毕竟鹿都没人喂了

(图片:worldlandscape / shutterstock)▼

这其中最让日本有识之士担心的还是人口的下降。根据内政和通讯部消息,2020年1月1日的居民基本登记册进行的人口调查显示日本人口为127,138,033人,同比去年减少了505,046人,是日本自1968年开始人口普查以来最大跌幅,也有可能是日本历史上人口减少首次达到50万以上。

日本的未来,可能就要不属于日本人了?

衰老的社会

对于日本来说,“高龄少子化”是已经被反复提及的社会共识。

有人将这种人口结构的变化称为“宁静危机”,因为它不像其它的社会问题那样尖锐、亟待解决,而是悄无声息地一点一点滑向困境之中。人们在危机之初难以察觉到它的严重性,直到大概过了一代人的时间,人口结构变化的后果陆续浮现的时候才发现其棘手之处。

1947-10和2019-10(预估)人口金字塔的对比

现在已经是处于收缩型了

距离完全的倒三角还有多远呢

(图片:Rickky1409 / Wikipedia)▼

一个社会的衰老和人的衰老很相似,起初只是发现自己越来越容易疲惫,对于娱乐活动的力不从心。

什么都不想干

老年人因为身体而力不从心

年轻人则是根本无心娱乐

(图片:Sam DCruz / shutterstock)▼

这一点体也现在日本社会经济活力的下降上,尽管日本央行已经实施了超额宽松政策,但依然无法摆脱通货紧缩。在一个只有老年人靠退休金生活,不再对时尚和消费感兴趣的社会中,经济萎缩是自然而然的。

年轻血液不足,只能将退休年龄推后

老龄化的加剧也让养老金制度逐渐崩坏

很多老年人不得不继续工作以维持生活

(图片:Andriy Blokhin / shutterstock)▼

然后是孤独,在日本每5个人之中就有一位是65岁以上的老人,这个数据令人触目惊心,然而还有更让人惊讶的:日本人一生都未结婚的比例,男性占23.37%,女性占14.06%。

并不是不能结婚,只是不结婚▼

除了高龄少子、低结婚率之外,高离婚率和日本社会上邻里关系的疏离风气也是造成孤独的原因,老无所养是常态。在日本有一个词汇叫做“孤独死”,是指独居者在自家过世后由于极少与外界建立联系,以致于死了很久尸体才被发现。

日本的疏离风气主要是高度城市化带来的

一线城市的生活压力和难建立起情感的短暂相处

也让人们不得不习惯独处

(一些描写日本人疏离及孤独死的书籍)▼

人随着年龄的增长会感受到自己身体机能逐渐地退化,一个老龄的社会也是如此。

人口老龄必然带来社会老龄化

(图片:makesushi1 / shutterstock)▼

由于劳动人口大幅减少,日本的各行各业都面临着人手不足的问题:起初体现在24小时便利店深夜无人值守,百货公司、快餐店等小企业开始倒闭;随后是警备、消防、国防、医疗等需要年轻血液的工作后继无人;然后导致各级政府逐渐失能,发现和解决社会问题的能力下降,又缺少人力和经费来治理,行动力慢慢变得迟缓、愚钝,以致于完全失去自主能力。

这么大岁数了还不让退休

当然也有可能是不想退休

(图片:Tijl De Meulemeester/shutterstock)▼

这是一个衰老型社会的真实写照,也是日本正在经历的危机。所谓“高龄少子化”只是一个笼统的称呼,日本社会上还有很多其他因素共同造就现在的局面。

比如明面上。由于人多地狭资源短缺,造成食物、住房等生活必需品在日本价格畸高,社会经济的衰退导致失业人口增加,对未来收入预期的下降让人们不愿意去抚养孩子来增加自己的负担。

疫情加剧了日本的经济衰退

很多人不得不离开东京,到郊区去置业生活

(图片:Picturesque Japan / shutterstock)▼

而暗地里,森严的前后辈等级制度、密不透风的阶级壁垒、世家大族把控各行各业的交际网络、过于压抑的社会氛围等软性因素,也在看不见的地方左右着日本国民的生育欲望。

只想流浪完这一生

(图片:Milkovasa / shutterstock)▼

逝去的婴儿潮一代

“高龄少子化”其实是两个议题,日本现在是明显地高龄化,但是否少子是一个值得商榷的事情。

日本这一代正在远去的老人恰巧是二战前后两次婴儿潮的一代,二战前日本殖民扩张给国民带来了大量的利好,大和族趁机在朝鲜半岛、中国东北和库页岛(日称桦太岛)进行殖民,一时间日本人口增长率达到惊人的15.3%。二战结束后从1945年到1950年日本进入人口恢复阶段,第二次婴儿潮出现人口增长率也有7%,与现在-0.2%呈现出鲜明的对比。

大正15年(1926年)-令和2年(2020年)

生育率一定程度上也代表着社会对着未来的期望

殖民扩张和经济腾飞时期

也是日本人对未来充满希望的时候

(图片:总务省)▼

两次婴儿潮带来了短暂的人口红利期,但这并没有持续下去。90年代日本经济梦碎让人们对未来失去希望,适龄青年们不再愿意生育,甚至不愿意结婚。当时间步入到2020,两次婴儿潮出生的日本人最小也有70岁了。

都到了扎堆下将棋的年龄了

(图片:Abhas Maskey / shutterstock)▼

整个2019年日本死亡人数为137万8906人,是实施调查以来的新高,这显然是由于婴儿潮一代逐渐成为过去式。另一方面去年出生人数为86万6908人,创了新低。死亡人口连续11年大于出生人口,且自然增长率一年比一年低。

这一升一降之间

日本的总人口就越来越少了

(图片:总务省)▼

为什么说是否少子化是一个值得商榷的事情呢?

因为造成日本新生儿数量下降的原因并不是已婚夫妇不想要孩子。毕竟得益于日本优渥的生育政策,生孩子并不会在经济上给一对新婚夫妇造成太多经济负担。

并不是新婚夫妻不愿生

是年轻人不愿成为新婚夫妻..

(图片:wdeon / shutterstock)▼

在日本,一个孕妇分娩之前的健康检查费用基本都由政府负担;孕妇确认自己怀孕4个月以上,一胎可以得到42万日圆(约为27000人民币)的补助;产前42天到产后56天为日本社会的产假标准,这期间如果孕妇单位不发放薪金或薪金水平过低,日本健康保险协会还会发放与孕妇月薪标准想当的生育保险金。从孩子出生一直到15岁还能每月领取补贴,不同地方存在着地域差异,大致为每月1万日圆(约641人民币),3胎以上为1.5万日圆。

生了双胞胎也有补助

鼓励生育的最直接方式就是给钱了

(图片:Lerner Vadim / shutterstock)▼

日本的新生儿数量下降,主要归因于结婚率的下降。根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的调查统计,日本的“常规家庭”也就是由父母和孩子组成的家庭已经从泡沫时代的40%降到了今天的27.9%,而例如单身家庭、情侣合住和单亲父母+子女的“小型家庭”逐渐成为主流。

小型家庭和常规家庭各有各的好处

但常规家庭的占比下降,生育率自然也随之下降

(图片:The_Franch / shutterstock)▼

这份调查还揭露了日本家庭的结构问题,据调查日本登记在册的家庭中,户主年龄超过65岁的比例为58.1%,这其中户主年龄超过75岁的为40%。垂垂老矣的大家长和无法独立的年轻人组成了日本经济颓废的现实图景。

人口替换

人口下降的严重性不言而喻,而且目前来看尚没有扭转生育率和死亡率悬殊比例的趋势。

根据国家社会保障和人口问题研究所的估计,日本劳动年龄人口预计会从2017年的7596万(占总人口的60.0%)减少到2040年的5978万(53.9%)。到2050年日本的总人口预计将降至1亿以下。如果那时人口自然增长率还继续按照目前的趋势走下去,那么到2060年预计总人口将下降到约8700万。

没精神小伙,不想结婚生孩子

(图片:Kobby Dagan  / shutterstock)▼

为了避免老龄化和人口减少带来的负面影响,政府设定了“50年内保持1亿人口”的长期计划,并表示将加大力度创造更优良的生育和抚养子女的环境。但是自2020年的经济形势来看,日本政府能把赤字率保持在一个合理的水平就非常不容易了。

那日本就只能像应对新冠疫情和核废水排放问题一样把头埋进沙子里了吗?别忘了即使经济环境恶劣,日本的生活水平仍然优于世界上大部分国家。

总病例已逼近11万的日本

近期新增病例又有反弹的趋势了,雪上加霜

(图片:StreetVJ  / shutterstock)▼

自2009年以来,日本人口经历了长达11年的下降,与之相对的是定居日本的外国人口正在逐年增加。2020年在日本的外国人年增7.5%,增幅创麦克阿瑟代管日本后的新高,人数同样创下历史新高,。

根据日本总务省公布最新的人口统计数字,截至2020 年1 月1 日,在日本定居的外国人总数为286 万6715 人,占总人口的2.25%。日本入籍的外国人约占日本总人口的0.5%,由于统计时将混血儿都算为大和族,日企员工在东南亚如菲律宾等国家存在着规模庞大的混血儿族群,因此外来人口对于日本总人口数量的影响是被低估的。

外国居民基本居民登记册人口变动

一直有增无减

(图片:总务省)▼

和中国不同,赴日的外国人并不只居留在东京、大阪这样的大城市,日本47个县府之中除了岛根县之外的46个县外国人数量都在增加。相比之下除了东京都、神奈川和冲绳以外日本所有地区的本土人口都在减少。

外国人定居多&定居少的县

(图片:总务省)▼

就日本整体的外来人口身份看,最多的是来自韩国、其次是越南和中国,再其次是东南亚其他国家。这些来日的外国人劳动年龄人口比例达到85.3%,外国人留学生及技能实习生以20 多岁居多,很明显由于日本人的出生率下降外国人正在弥补劳动力短缺。

这里是日本!

(图片:Koshiro K / shutterstock)▼

尽管日本是个高度封闭、排外的社会,我们也能看到混血儿和外国人逐渐出现在各行各业当中。近年来外籍员工在日本遭受排挤、歧视的新闻也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公众的眼前,如何平衡社会对于劳动力的需求和本土居民与外来人争夺社会资源,这也是日本当局当下应当考虑的问题。

病毒的出现让全世界的仇外心理都加剧了

日本的韩国学校甚至被排除在分发口罩的名单外...

(图片:https://news.yahoo.co.jp/)▼

要不,继续躺平也行。

参考资料:

1.https://news.cnyes.com/news/id/4511519

2.https://udn.com/news/story/6812/4758117

3.https://www.homes.co.jp/cont/press/report/report_00143/

4.https://www.nippon.com/ja/japan-data/h00791/#:~:text=%E7%B7%8F%E5%8B%99%E7%9C%81%E3%81%8C%E5%85%AC%E8%A1%A8%E3%81%97%E3%81%9F,%E5%B9%B4%E3%81%8B%E3%82%8911%E5%B9%B4%E9%80%A3%E7%B6%9A%E3%80%82

5.https://www.homes.co.jp/cont/press/report/report_00143/

6.https://kknews.cc/baby/zbn8r4l.html

7.https://www.soumu.go.jp/johotsusintokei/whitepaper/ja/h30/html/nd101100.html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Kobby Dagan  / shutterstock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