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英超>新闻详细

马内的奇妙旅程:腼腆男孩如何蜕变成为红军真大腿

2020-04-14 14:05:31 马内

作为年度非洲足球先生,欧洲冠军球队成员,也是利物浦争夺联赛冠军的重要组成部分,马内到底有着一个怎样的职业生涯呢?FourFourTwo记者Alison Ratcliffe就讲述了这位塞内加尔巨星的故事。

现在的马内似乎不再和以前那样“虐待”自己。十几岁之时,他经常因为在黎明时分偷偷出去跑步而被梅斯青训负责人逮住。在奥地利,他只能够和朋友在电视上长时间看球,在狭小的公寓里强化自己的身体素质。即便是回塞内加尔度假,他也会带着自己的私人教练,不断提升自己。

但现在,马内知道如何明智地工作。在梅斯,他只是每隔几周上场一次。在利物浦,每隔三天就有一场比赛。他需要更加小心地照料自己的身体。当然,这与他受过良好教育的职业球员习惯是相匹配的。

对于那些希望多睡一会儿的普通青少年,马内有一个诚挚的建议。马内坚持表示:“这绝对是一个错误。当你年轻的时候,你必须充分利用它(时间),更加努力工作。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都是努力工作的结果。”

这里有一个解释,一个被普遍描述为微笑、保守、谦逊——甚至是可爱的——的球员是如何与别人争论的。马内在梅斯的队友皮埃尔-布比回忆道:“马内是一个有教养的男孩,很招人喜欢,但你不能妨碍他的工作,因为他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你可以看出他不是在混日子。他是一名性格明显很倔强的人。不管他在哪里,总会坚持自己的立场。”

马内在梅斯的青训教练奥利维尔-佩兰形容马内拥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内在力量,这种力量也来自于他的生活环境与他所经历的事情”。

奥利维尔-佩兰说道:“对于塞内加尔人来说,成功也与家庭有关。你必须为他们做任何事情,这超出了我们在欧洲所能理解的范围。这是我们所没有的动力来源。正如马内自己曾经说过的:‘你可以说自己不知道要去哪,但你不能说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你必须时时刻刻想着那些养育你、帮助你的人。”

班巴里位于塞内加尔西南部卡萨芒斯河畔。对于马内而言,这里就是家。那里街道上贴满了海报,称他为“国家的骄傲”。Moussa Ndione是马内创办的第一家俱乐部Mansacounda de Bambali的教练,他抱怨说他们的球场“不平整,孩子们需要在奶牛群里面穿梭,而且还会因其他风俗习惯而耽误训练”。

不过,Moussa Ndione可能并不用忍受太久,因为马内已经在班巴里资助了一座新学校,一家医院和一座清真寺。现在唯一的问题在于,因为太多孩子希望能够成为下一个马内,所以不少孩子上学都会迟到,穿上马内送来的300件利物浦球衣中的一件——即便是马内自己来劝说,也无济于事。

马内资助的清真寺内有一副马内父亲的画像,他在马内11岁之时就去世了。他是由母亲、叔父和祖母抚养长大的。马内的大家庭——大约有45人——现在都住在马内为他们建造的大房子里。

马内也是一名热心家乡建设的球员

马内的姑姑对“人们”暗示家族试图阻止马内踢球而感到愤怒,但她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这一切都是马内告诉大家的。马内有一次回忆说,他曾因为翘课踢球而被扇了耳光(他说这是他所受教育的一部分,为此“我每天都要感谢我的母亲”)。马内曾因拒绝帮他进行农作物的收割工作而大喊:“叔叔,你把我累坏了。我想要成为一名国际球员。我会让你不用再种田的!”他的叔叔则回答道:“胡说!你如何能成功?我没钱送你去训练。”

16岁之时,马内为了能够在足坛闯出名堂,他跑到了塞内加尔的首都达喀尔。前一天晚上,他将自己的运动包藏在了屋外的长草堆里,只告诉了自己最好的朋友——这是典型的青少年作风。不过他的计划很快就被发现了,并且被家人叫停。当然,马内最终还是得到了允许,在完成学业之后,他可以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2009年,有人看到马内在距离达喀尔80公里外的Mbour参加地区锦标赛,并被邀请与首都警察学院的数百名青少年一起接受试训。根据马内的描述,“一位老人”对自己破旧的球鞋、奇特的短裤出现在镜头前感到惊讶。但Generation足球学院的资深球探阿普杜-迪亚塔坚称,他最初对马内的怀疑,只不过是因为这位球员的表现过于内敛。不过,他也承认,自己第一眼就看中了马内。很快,马内就被Generation足球学院录取了,并开始在通往职业球员的道路上奔驰。不过那会让每年夏天,马内还是会回到家乡,在稻田和花生地里工作。

前塞内加尔中场,后来成为Generation足球学院教练的朱尔斯-布切尔表示:“我在他身上看到了一名顶级球员的特质——速度、带球、突破防守的能力,以及与队友配合的能力。”

在Generation足球学院,不少年轻球员的梦想就是为梅斯踢球。这两支球队在2003年开始合作。而马内也是在2009年开始了自己的梅斯之路。并在2010年1月,18岁的马内正式成为了梅斯的一员。

马内凭借自己出色的表现,很快就得到了Generation足球学院教练的青睐

在梅斯,马内不仅遭受到了寒冬的打击,还遇到了伤病的困扰。奥利维尔-佩兰说:“我花了两个半月才注意到,因为他什么也没有说。他的腹股沟伤病真的非常严重。我们为他做了手术,那之后他的情况才发生了好转。”

2011年秋天,梅斯中场大卫-弗洛里瓦尔因为禁赛在预备队度过了一个空闲的周六。之后,他去找了教练多米尼克-比约塔特,告诉他新星马内应该与一线队一起训练。

“奥利维尔-佩兰曾告诉我们,一名现象级球员即将登陆梅斯,但当时我们并不知道马内有多好。”前梅斯后卫盖坦-巴斯曼告诉442的记者,“我记得马内总是表现得很高兴,好像从来没有感到压力一样。他现在的表现就如同刚到法国那会儿一样。当然,他的身体素质更好了,他可以打满90分钟的比赛。最大的不同是他在场上所展现出来的爆发力,尤其是在一对一的情况下。”

“我还记得2011年11月对阵Jura Sud的预备队比赛——天气很冷,雾气弥漫,你看不到自己前方20米发生了什么。比赛差点儿就要被取消了。马内走了过来。我们看不清对手,但我们只想传球给马内,让他带球突破后破门得分。虽然最后马内没有能够破门,但他在门前制造了混乱,我们最终以2-1的比分获胜。”

马内在法甲的首秀是一个特殊的转折点。2012年1月14日,在梅斯对阵巴斯蒂亚的比赛还剩下15分钟之时,马内获得了展现自我的机会——尽管那场首秀的结果并不理想。自那之后,马内的情况越来越好,而梅斯的情况越来越糟糕。他们在接下来的10场比赛中均没有能够取得胜利,而梅斯第一次降级丙级联赛之前,2-5不敌的比赛中,马内收获了自己在梅斯的首粒进球。

想象一下,2012年8月下旬,在梅斯的球队大巴上,20岁的马内凝视着窗外,得知自己的下一段法国旅程将从第三级别联赛开始——要知道当时的马内正在刻苦训练自己,并准备在经历四个半小时的旅程之后,参加另外一场比赛。但不久之后,马内的职业生涯就翻开了新的篇章,并朝着一个全新的方向进发——转会萨尔茨堡红牛。

离开梅斯之后,马内开始了自己在萨尔茨堡的新旅程

这是马内第一次进行转会。那年夏天,他与塞内加尔国奥队一起杀入了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四分之一决赛。他知道自己的表现给霍利尔留下了深刻印象,霍利尔也曾向自己的新东家萨尔茨堡红牛表达了对马内的喜爱。梅斯认为,一个350万欧元的价格足以阻止其他球队签下一名只有19场法甲比赛经验的球员,然而他们想错了。萨尔茨堡红牛的技术总监兰尼克在8月看过马内的表现之后,展现出了足够的兴趣。

突然间,梅斯收到了好几份250万欧元的报价,于是他们很快就将要价提高到了400万欧元。但萨尔茨堡红牛依旧“不屈不挠”,并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萨尔茨堡红牛的体育主管克里斯托弗-弗洛尹德(他曾帮助球队签下纳比-凯塔、南野拓实和哈兰德)告诉442的记者:“我们在马内身上看到了巨大的潜力。我们看中了他的跑位、速度,以及他对进球的渴望。当我们看见他的时候,他很清楚自己下一步做什么。”

“然而,这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语言不同、文化不同。当你希望签下一名球员之时,你看到了他们在球场上出色的表现,但你无法百分百确保他们会按照你的意愿发展。当马内来到这里之时,他的进步也非常有趣。”

随后接任萨尔茨堡红牛主教练的罗杰-施密特,梦想着能够复制克洛普在多特蒙德的辉煌——而马内必须为此迅速适应。

“马内在战术上做了很多努力,主要是在我们失去控球权之后,他会学着去逼抢,尽快完成反抢。”萨尔茨堡红牛的中后卫安德烈-拉马略告诉442记者。而罗杰-施密特则给予了马内更高的评价,他认为马内的成功转型得益于他对战术的把握,以及无私的奉献。

安德烈-拉马略继续说道:“马内是一个有着一颗大心脏的优秀球员。巴西人和非洲人总是能够相处融洽,我和他之间的密切关系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球队里有些人会帮助马内,而从那之后,他们就一直保持着联系。”

马内总能和队友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Mustapha Mesloub同样也是一名和马内关系密切的球员,按照马内的说法,“就像我的家人一样”。Mustapha Mesloub为马内进行翻译,也和他一起吃饭。Mustapha Mesloub的妻子也会照料马内的生活,为他洗衣服。在马内看来:“我永远不会忘记我生命中的那段时光。”

“马内在球队的第一年,也是我们的新主管拉尔夫-朗尼克和新帅罗杰-施密特的第一年。”安德烈-拉马略补充道,“就结果而言,那个赛季并不是最好的——我们没有获得欧冠资格,排在联赛第二位,并在杯赛半决赛中被淘汰。然而,第二年,每件事都进展顺利,每个人都达到了一个更高的水平——包括马内。”

2013/2014赛季,萨尔茨堡红牛在欧联杯小组赛中取得六连胜,轻松晋级,但2014年1月对阵瓜氏拜仁的胜利,则是引起了更大的轰动——萨尔茨堡红牛的主场自2008年欧洲杯以来,首次爆满。在安德烈-拉马略看来,这场3-0胜利就是一场“难忘的比赛”。

萨尔茨堡红牛在欧联杯首轮淘汰赛中,又给了大家一个激动人心的印象,他们以6-1的总比分击败了阿贾克斯——马内在比赛中亦有着相当抢眼的表现。

萨尔茨堡红牛希望马内能够扛起球队在2014/2015赛季欧冠联赛中的重担,但谁也没有想到,由于马内的缺阵,萨尔茨堡在对阵马尔默的欧冠附加赛次回合比赛中以0-3输给了对手——最终以2-4的比分被淘汰。

随后,萨尔茨堡红牛试图将马内出售给当时报价最高的莫斯科斯巴达克——不过当时马内真的非常希望能够加盟多特蒙德。然而就在谈判日渐深入之时,南安普顿突然杀入。

《南方每日回声报》前首席体育记者亚当-莱奇表示:“我不会说他带动了这种风气。那个时代很多球队都将南安普顿作为跳板——他们已经出售了很多成功的球队,特别是利物浦。有很多球员都在为南安普顿竭尽全力,但实际上他们都是在为自己竭尽全力。

在一些人看来,马内与很多球员一样,都是将南安普顿视为自己职业生涯的跳板

马内本人对自己的人生轨迹,有着一个相当清楚的总结:“在萨尔茨堡红牛,我发现了真正的足球。在南安普顿,我将事情安排的明明白白。在那之后,我准备签约欧洲的一支顶级球队。”

不过亚当-莱奇并不记得塞内加尔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他告诉442记者:“他是一个X因素。不仅仅于对手而言,对于自己球队也是如此。现在听到人们说范迪克在利物浦有了很大的进步,这让我很开心,其实他在南安普顿的表现也很好。至于马内,现在利物浦所拥有的,是一个激发了潜力的马内,而不是当年那个在南安普顿的马内。当年他在一场比赛中,能够展现出世界级的状态,但在另外一场比赛中,你会问‘上帝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南安普顿,马内在门前犯了一些可怕的错误——要么是可怕的失误,要么是糟糕的决定。”

在为南安普顿出战的67场英超比赛中,马内有46场比赛无法收获进球,也没有送出助攻。首个赛季里,他甚至有被边缘化的危险。但2015年5月16日对阵阿斯顿维拉的比赛中,马内展现出了自己的超强天赋。他上演了至今为止英超联赛最快的帽子戏法:在2分56秒的时间里攻入了3球。马内称这一壮举是“一个导火索”,他解释道:“我告诉自己,我没有权利再犯错了。我告诉自己,我已经越过了另一个阶段,从现在开始,一切皆有可能。”

2015年9月,尽管曼联客场3-2击败了南安普顿,但马内的光芒甚至掩盖了鲁尼。10月在斯坦福桥球场,他得到了时任南安普顿主教练罗纳德-科曼的赞美——因为他给切尔西防线制造了极大的威胁,帮助球队最终以3-1的比分取胜。而在罗纳德-科曼和马内等人的共同努力下,南安普顿在联赛中也取得了令人惊讶的成绩。

然而,马内也有被主教练怒斥的时候。2016年1月,南安普顿0-1不敌诺维奇的比赛中,马内被安在了替补席上,这是因为他在球队会议上迟到了。亚当-莱奇说,马内迟到的原因也很简单。他说道:“也许马内并不总是最有准备的球员,但我后来听说他只是在酒店迷路了。然而科曼并不喜欢这样,并叫他滚蛋。科曼并不希望任何球员认为自己特殊化。”

不管怎样,马内的球场影响力越来越大,而克洛普也一直没有忘记他。

此前克洛普就关注马内很长一段时间了

马内承认自己差点儿离开南安普度,加盟曼联,但利物浦在2016年夏天得到了他。虽然3400万英镑的转会费看起来有点儿风险,尽管马内一开始在利物浦的表现也确实不错,但直到2018年1月库蒂尼奥转投巴萨,一切才发生改变。在之前那个月的默西塞德郡德比大战中表现不佳之后,克洛普立马就和马内私下进行了交谈,以增强这位塞内加尔攻击手的信心。马内表示:“克洛普说他必须轮换阵容。还有一个事实是库蒂尼奥即将离开。他不想直接告诉我。他是他对我有信心,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将会搞得筋疲力尽。尽管如此,我仍告诉他,我想参加比赛。因为我和萨拉赫都有机会成为年度非洲足球先生。”

如果马内的“极速帽子戏法”是他在南安普顿的“导火索”,那么库蒂尼奥的离开,对马内的利物浦生涯起到了相同的作用。为了给萨拉赫让路,马内切换到了另外一侧,并且有了更多展现自我才华的机会。安德鲁-罗伯逊在边路有足够的实力,这意味着马内可以更加大胆的进攻中路,将他的10号特质融入比赛。不过马内在那年一月被提名为年度非洲足球先生之时,绝非是因为他在比赛中更全面的发挥。

“以前,马内只是一个‘表演者’,试图为球队送出更好的助攻。”马内在塞内加尔的队友库亚特告诉442记者,“现在他知道进球是他的责任。现在他是一名更加完整的球员,因为他能够助攻,也能够进球。同时他还是一名领导者。我记得那个害羞、谦逊的马内。而现在,马内在球场上话很多。从外表上看,他很可爱,但在球场上,他是一名战士。”

上赛季,马内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射门和进球是在比赛最后15分钟完成的。他的射门次数也比2017/2018赛季少,但射门位置更好。

“这让你想知道,为什么像他这样的球员,还没有如同梅西,或者范迪克那样赢得一个重要的个人荣誉。”库亚特说道,“对于我来说,去年马内比他俩都要好。我认为这不公平。他是上赛季的英超最佳射手之一(并列榜首),而且没有点球。他还帮助球队赢得了欧冠冠军,和塞内加尔一起赢得了非洲杯冠军。但同时,只要看看他踢球的方式,你就知道了。”

如今马内在球场上更像是一名战士

前塞内加尔主帅阿玛拉-特拉奥雷提出了一个可能的原因——为何萨拉赫在2018年非洲年度最佳球员的评选中击败了马内。阿玛拉-特拉奥雷说道:“萨拉赫是自私的,而马内是无私的。”

“他在对阵拜仁的欧冠四分之一决赛中所攻入一球——而在那之前,他还会想着传球。但他承担了责任。他现在必须继续这样做,不要让他的利他主义占了上风。”

上赛季,马内在英超联赛中攻入22球,并且只送出了一次助攻。现在的马内,自私与无私似乎找到了一个快乐的平衡——在停摆之前的各项赛事中,马内攻入了13粒进球,并且还送出了7次助攻。

霍利尔声称自己在梅斯的时候就将马内推荐给了利物浦,但这样的言论或许会让你产生怀疑。法语中这样一个短语:“bruler les etapes”,意思是以令人疑惑的速度前进。克洛普知道耐心是一种美德,正如马内的经历所展现出来的那样——最好的事情就会需要时间的。

(Armo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