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新闻详细

ESPN:网球重启带来新的不公平因素 有人已训练数月 有人几月没摸球拍

2020-06-19 11:50:03

撰文/D'Arcy Maine(ESPN网球记者)

编译/李田友(特约撰稿人)

在美国球员范德维德看来,她距离自己的最佳状态,大概还相差几周、甚至是几个月时间的训练。

由于圣迭戈地区的健身房因当地的新冠疫情而关闭,这位2017年澳网和美网半决赛选手都只能在自己的家中进行一些基础训练,直到最近她才逐渐回到球场。相比之下,范德维德的好友兼双打搭档马泰克,一直能够在网球场上坚持训练,因为她所在地区的训练设施没有因疫情被迫关闭,她已经有三个月的时间在训练场上,目前的状态没有任何问题。

目前全球各地区的新冠疫情有着明显的差别,随着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莫(Andrew Cuomo)周二宣布,今年的美国网球公开赛可以在8月下旬的原定日期举行,网球运动员和其他职业运动员一样,在是否应该参赛的问题上面临艰难的抉择。

范德维德指出,疫情的程度不同,使得选手们的训练程度也不同,因此目前的竞赛环境很难说是公平的:“现在你不可能认为这是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因为这取决于你所处的位置。有些地方限制相对轻松,你能出去走走,跑步,但是在有些国家,你最多就能去趟超市。”

回归正常?路还很遥远!

法国选手加西亚目前正在西班牙马洛卡的纳达尔网球学院接受培训,早在三月的印第安维尔斯赛取消之后,她就面临着最严厉的检疫限制。这位前世界排名第四的选手很长一段时间都被困在学院的一间公寓里,只允许偶尔外出到杂货店、药店和银行。她的锻炼是在公寓里进行的,她被迫在这么小的空间里发挥创造力。

而在克罗地亚,目前世界排名第24位的维基奇说,感觉这里的生活几乎完全恢复了正常。自5月23日以来,克罗地亚只有9例确诊病例。6月初,维基奇已经参加了当地的一项表演赛,所得款项将用于当地的冠状病毒研究。

上周,世界排名第一的德约科维奇在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举办了一站表演赛,数千名球迷挤满了临时看台。很少有人戴口罩。为此德约科维奇一度饱受批评,但是他辩解说,他们严格遵循塞尔维亚目前的防疫协议:“我们有不同的情况和措施,因此很难考虑国际标准。”。

本月早些时候,范德维德给WTA写了一封电子邮件,详细阐述了她对2020赛季回归的担忧。WTA首席执行官史蒂夫-西蒙亲自回应,最终,ATP和WTA在周一接受了美国网球协会的提议,即从8月份开始连续举办两站比赛,预计这将作为赛季的重新开始,不过两站比赛都不会有球迷参加。

美国网球协会(USTA)首席执行官兼执行董事迈克-道斯(Mike Dowse)周二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意识到在这个充满挑战的时代,举办一届全球体育赛事的巨大责任,我们将尽可能以最安全的方式举办,降低所有潜在的风险。能够在2020年举办赛事,对纽约市和整个网球界都是一种促进。”

其他球员,包括德约科维奇、纳达尔、巴蒂和哈勒普之前公开表达了他们的不满。一些球员表示,如果这项赛事要举行,他们可能不会参加,因为纽约的防疫措施过于严厉,而且疫情本身的情况也不乐观。作为美网男单卫冕冠军的纳达尔就公开表示:“如果你今天问我是否想要参加美网,我会说‘不’。”

但是也有球员坚定站在赛事一边,维基奇就表示,为了打好美网,她愿意做任何必要的事情:“老实说,我并不害怕病毒,我很乐意现在就去参赛,我一点也不害怕。”

目前排名第48位的布罗迪也说:“我宁愿在没有球迷的面前比赛,也不愿完全不比赛。目前主要是顶级球员说他们不想在没有球迷的情况下比赛,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在坐满了观众的球场里打球,但是我们早就习惯了空荡的球场。”

经济因素到底占了多少比重?

按照目前的计划,美国网球公开赛结束一周之后,法网就将开始。球员们表示担心“背靠背”大满贯带来的体力消耗,以及在红土场上缺乏准备,因为许多球员只有几天时间适应新的场地。但是这些担心都比不过一点,那就是没有比赛,大部分球员都将没有任何收入。

与团队运动不同,很多团队运动在联赛暂停期间,依然都有保证的收入,而网球运动员的工资直接由锦标赛支付,完全取决于在赛事中的表现。,此外,许多赞助商在赛季停摆期间没有给他们的签约运动员发工资,所以一些排名较低的运动员目前已经到了捉襟见肘的地步。

范德维德感到很幸运,因为她之前在巡回赛中已经取得了足够的成功,没有感到太大的压力,但她依然渴望重返赛场。她说,应该有一些小的比赛,比如即将到来的查尔斯顿赛,让球员挣钱,让球迷有机会在电视上观看现场体育赛事,但不应该涉及排名积分。

尽管球员们很高兴有查尔斯顿这样的赛事供他们选择,但很多人依然没有明确的回归时间表。那些已经能够回到球场上训练的人很感激,但还不确定自己现在的状态到底如何,他们会专注于比赛的不同方面,这取决于他们比赛的时间。

加西亚表示:“这很困难,因为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到球场上比赛,所以有时候你会想为什么要训练。”在我们的运动中,我们总是有目标,比如大满贯,所以这让我们保持动力。现在我想的是,四个月后我会有一场比赛吗?这很困难,让人很难一直保持足够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