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新闻详细

BOB体育世预赛:试错到此为止,国足用“最强阵”开始反击吧!

2021-11-19 14:50:40

从第一阶段的180分钟零射正,到连战越南和沙特打进5球,从对阵阿曼打出令人满意的上半场,到从强敌澳大利亚身上抢走1分,国足艰难地向上攀爬,在挫折中探索前进方向。经过了一系列不成功的试验后,李铁终于明确了围绕归化帮建队的方略,困扰国足已久的战术动荡终于告一段落。

1.“广积粮”毁于一旦,临阵磨枪实属无奈

在40强赛前期,国足连续在菲律宾和叙利亚身上失分,里皮推崇的433体系进入了瓶颈期。接过国足教鞭后,李铁推出菱形442架构并通过接下来的多次集训,向球员们灌输了通过跑动和压迫争夺比赛主动权的思想。次回合对阵叙利亚,国足依靠前场逼抢打破僵局,这次成功的经验让少帅做出了在12强赛中继续以我为主的决定。

菱形中场能够对付菲律宾和叙利亚二队,到了12强赛的舞台便露怯了。

事实证明,高位压迫打法对国足来说还是过于高阶了,球员们的体能和执行力能够对付菲律宾和叙利亚二队,面对12强赛级别对手时就显得不够用了。对澳大利亚时逼抢了15分钟便不得不慢下来“回血”,多名技术型中场在压力下传不出好球,边后卫面对开阔的侧翼通道进退维谷。没有强大的控制力作为保证,菱形中场就会显得脆弱不堪,经验不足的李铁没有准备B计划,国足只能以频繁更换首发和阵型的方式应付不同风格的对手。

早在40强赛前期,里皮面临的一大任务就是寻找郑智的接班人,池忠国和李可是重点考察对象。李可的组织、调度和控制能力不算突出,但他体能、对抗和覆盖能力优势明显,可以单点兑子对手的技术型中场,适合对付球路直接、风格犀利的对手,在12强赛的舞台上大有用武之地。同时,李可还能够适应多个位置,可以为主帅在90分钟内的变阵增加转圜空间。

技术型中场难堪大用,徐新姗姗来迟。

可惜的是,李可因伤长期缺阵,国足队内没有与之风格相近的球员担任“阵眼”。李铁先是将信任票投给了张稀哲和尹鸿博等技术型中场,后又安排金敬道和池忠国等工兵型中场首发,付出沉重代价后才确定吴曦&徐新组合。

2.“高筑墙”知易行难,最简单的其实最困难

近年来,三中卫阵型的复辟成为足坛的一件大事。2014年世界杯,荷兰、哥斯达黎加、智利和墨西哥分别采取了不同的方式诠释了三中卫打法,秉承防反、传控和压迫式反抢理念的教头,都能从三中卫架构中汲取灵感。2016法国欧洲杯,使用三中卫阵型的意大利、威尔士和北爱尔兰都完成了预定目标,孔蒂在英超的成功标志着一个属于三中卫的新时代来临。

威尔士和北爱尔兰珠玉在前,但“弱队”要想玩转三中卫并不容易。

只是,三中卫的热度来得快,消散地也很快。2018世界杯,在上两届大赛中主打三中卫阵型的球队纷纷遭遇滑铁卢,荷兰、意大利、智利、威尔士和北爱尔兰全部在预选赛阶段折戟。俄罗斯、墨西哥、摩洛哥、尼日利亚和伊朗等在热身赛中尝试过三中卫的球队,到了在决赛圈都没有使用新发明,坚守传统的哥斯达黎加折戟于小组赛。试图用这种方式摆大巴的球队遭遇沉重打击,反倒是以三中卫阵型演绎攻势足球的比利时和英格兰取得了不错的战绩。

对阵沙特,国足的三中卫/五后卫体系完全垮塌。

在本次12强赛之前,国足在李铁任内几乎没有尝试三中卫体系的经历,但少帅依然在对阵日本和沙特时摆出了三中卫体系。囤兵后场打反击的策略看似简单,实则操作起来并不容易。能不能守得住是个问题,如何完成守转攻的衔接,锋线球员如何兼顾回撤接应和前插进攻的双重任务,同样是困扰国足的难题。

对阵日本和沙特,李昂移动能力不足的缺陷被对手反复利用,国足的三中卫体系缺少弹性。

后场出球能力不佳,国足的三中卫/五后卫体系有防无反,压力集聚在后卫身上,丢球是必然的。

无论是由艾克森襄助中场,还是直接在吴曦身边再加两名工兵,国足中场都起不到延缓对手攻势的作用,边中卫过于笨重而不能前顶的短板被对手反复利用。当后场两道线被压扁在一起,国足只有祈祷对手前锋没带射门靴,亦或是门框能够出手襄助。

3.最优解来之不易,国足还须战术补丁

12强赛漫长且艰苦,不仅是对主帅知识储备和战术应变能力的考验,也是各支球队比拼阵容深度与续航能力的舞台。先是因为“低估对手”而遭到澳大利亚血洗,紧接着因为过于谨慎而未能从彼时状态一般的日本和沙特身上抢分,后又因换人失误在阿曼身上丢掉两分,李铁用昂贵的学费换来了宝贵的经验,终于在第一循环接近尾声的时候找到了国足阵容的最优解,从强敌澳大利亚身上取得了颇具含金量的1分。

连战阿曼和澳大利亚,李铁只对国足的首发阵容做出一处调整,一改此前根据不同对手大幅度调整阵容的用兵策略。在全新的4231架构中,阿兰和洛国富进入首发,徐新成为吴曦的搭档,张琳芃坐镇右闸,其留下的空缺由朱辰杰填补。

 

阿兰解决了困扰国足已久的推进衔接问题,其出色的背身护球能力令张稀哲和尹鸿博等人相形见绌。洛国富不仅能够成为强侧主攻手,还可以接应长传冲击球门,发挥体格优势掩护身后的队友,吴兴涵、刘彬彬和韦世豪显然无法提供这些多元化的输出。

蒋光太的横移与洛国富的跟防,四后卫体系下的防守支撑也是依赖于归化球员。

不同于摆大巴模式时的后场堆人,四后卫体系需要由中场与卫线之间建构出层次感,局部三四人之间形成高效轮转。有了徐新兜底,吴曦可以在自由地跑动中完成多重任务,这包括移动中封堵对手的线路,以及与身前的归化球员形成呼应等。

对阵澳大利亚,国足放弃了中场传切,以压迫带动进攻,洛国富和阿兰不辱使命。

虽然没有长时间推动压迫的体能,国足在归化帮的带领下却可以通过阶段性的逼抢来给对手制造麻烦。“主场”对阵澳大利亚一役,艾克森的抢断造犯规带来了扳平比分的定位球,洛国富和阿兰直到被换下前还在前场不懈地逼抢。自12强赛首战以来,高位逼抢打法被搁置已久,归化帮用极具职业精神的表现唤醒了李铁的记忆。少帅没有重蹈对阵阿曼时的覆辙,他的对位换人保证了高位压迫的战术延续性,也点燃了国足继续争取附加赛资格的希望。

总结:球员们的体能状态令人担忧,阵容上存在着多处结构性缺陷,李铁在用兵和布阵时受到很大掣肘,执教经验的缺乏导致其花费很长时间才找到了最优解。暂时还无法在90分钟内始终保持足够的执行力和专注力,围绕归化球员的问题还在持续发酵,国足的情况依然不容乐观,但取得的进步还是值得肯定的,继续争夺小组附加赛资格并非痴人说梦。